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8回旖旎丹青】

【龙魂侠影:第8集 启战玉京 第8回旖旎丹青】




   
  直到翌日清晨,两人内息交融,真气运行十大周天,于秀婷体内淤塞尽去,
气脉修复,脸色渐渐红润,仿佛羊脂玉瓶被烛火映红一般。
  「有劳了。」
  于秀婷轻轻吐了口浊气,龙辉只觉一股温热兰息扑在脸上,甚是好闻,虽是
疲惫但闻到这阵香气,身体便是一阵舒畅,头脑也有几分清明。
  疗伤期间,由被滚烫的真气烘烤身子,于秀婷身上已泛出一层薄汗,使得那
身上那自然的仙香更加浓郁,细小的汗珠顺着雪白的脖子缓缓流下,在雪白的锁
骨上窝滴聚了一些滩娇汗,随即汗水又从锁骨上溢出,滑落衣领之内,浸润山峦
玉峰,汇入沟壑峡谷。
  撤回双掌,只觉得掌心之处似乎还存留着几分滑腻以及余香,龙辉稍稍定了
定神,说道:「谷主客气了,晚辈不妨碍谷主休息。」
  穿上靴子,跳下了香塌,驱散那不该存在的念想。
  「龙大哥!」
  一直静候在门外的魏雪芯有些焦急地问道,「我娘亲怎么样了?」
  龙辉叹道:「谷主没事了,但我可有事了。」
  魏雪芯瞪圆妙目,急道:「你……你怎么了?」
  龙辉苦闷地道:「累了个半死,口干舌燥的……」
  魏雪芯扑哧一笑,拍了拍高耸的酥胸道:「我还以为你受了伤,吓死人了,
龙大哥我们到前厅坐坐吧,让雪芯给你泡壶茶。」
  龙辉见四周没人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前厅这么多人,多不方便,不如到雪
芯你的闺房,咱们一边喝茶一边说话。」
  魏雪芯耳朵被他的热气一烘,顿时软了半个身子,玉齿轻咬唇珠,双翦水波
媚流,粉面丹霞渐生,心里有种想答应的冲动,但却又不敢。
  「龙大哥……我……」
  魏雪芯手指轻捏衣角,心里十分矛盾。
  龙辉见她虽是娇羞扭捏,但眼中却带着几分顾虑,心里立即明白过来:「雪
芯如今带我回来已经被她那些同门戳脊梁骨了,如果再领我去她闺房指不定那些
泼才还要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龙辉笑道:「雪芯,我只是说笑而已,等咱们完婚后在慢慢聊天。」
  最后聊天二字不禁加重了语气,魏雪芯立即闹了个大红脸,又说了几句话,
两人才恋恋不舍地道别。
  走出门口后,竟发现魏剑鸣从他身旁走来,低声说道:「谢谢你,姐夫。」
  龙辉微微一愣,魏剑鸣便顺手将他拉到一旁,说道:「这么多年来,你是我
看到第一个这么维护我姐姐的人。」
  龙辉笑道:「举手之劳。」
  魏剑鸣叹道:「我姐姐从小就很苦,不少人都在背后骂她是野种……可是每
当我受欺负的时候,姐姐却总是第一个为我争执的人,有好几次都跟别人打了起
来,可是娘亲每次都是责骂她,终于姐姐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就离家出走,到泰
山摆下擂台,比武招亲……」
  龙辉不禁一愣,苦笑道:「上次是我不好,若不是我不辞而别,雪芯也不会
多受五年苦。」
  魏剑鸣望着他,有些老气横秋地道:「最起码你还是回来了,而且还为姐姐
出头,你以后可要好好待她,千万不能让她再受委屈了!」
  脸蛋虽是稚气未脱,但却有股坚韧。
  两人还想再说几句,忽然听到同门呼唤,魏剑鸣抱歉地笑了笑,转头离去。
  「野种?」
  龙辉边走边想,越想越不对劲,「雪芯跟冰儿也就相差一岁左右……当时冰
儿还在襁褓的时候,岳父不是刚好跟于谷主……他娘的,雪芯不会也是岳父的女
儿吧。」
  回想起来魏雪芯眉宇之间与楚无缺倒还真有几分相似,不能排除她与楚婉冰
就是姐妹的可能。
  龙辉不禁有些头疼,恍恍惚惚地走着,不知不觉地回到文武胡同,刚一踏入
前门,便看到千环双手抱胸,气鼓鼓地瞪着他,就像一个小媳妇特地在等丈夫回
来,准备质问他宿夜未归的原因。
  龙辉呵呵道:「千环,早啊!」
  千环哼道:「已经日上三竿了,我的好姑爷。」
  龙辉笑道:「你家小姐呢?」
  千环小嘴一撇,低声嘀咕道:「在外边跟那小狐狸精玩了一夜,我还以为你
忘记回来了呢,你还有脸问小姐……」
  龙辉暗笑这丫头越发无法无天了,猛地在她小翘臀上拍了一把,吓得小丫头
惊叫一声,红着小脸跺脚嗔道:「你欺负我……我……我告诉小姐!」
  龙辉嘿嘿笑道:「小丫头,你小姐嫁给我后,你迟早也是我的通房丫头。」
  说着露出邪魅的笑容,缓缓地逼近,千环一阵哆嗦,颤声道:「你想……做
什么?」
  龙辉笑嘻嘻地道:「你说呢?」
  千环啊的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吓走这个小丫头后,龙辉走进后院,这个时候秦素雅应该是在书房。
  推开书房之门,只见这才女外着粉红绣兰衣,内裹金边漆塑身胸衣,将两团
嫩乳紧紧包裹住。
  玉手捧书,仔细研读,看见龙辉进来放下书卷,笑吟吟地迎上去,说道:「
龙郎,你吃早饭了吗?我吩咐下人熬了些小米粥,你快趁热吃吧。」
  未婚夫跟一个美貌女子出去了一夜,她居然不闻不问,还悉心为这自己准备
早点,龙辉不由胸口暖热,将她搂住,轻声道:「素雅,你怎么不问我昨晚出去
做什么?」
  秦素雅柔声道:「做什么都好,总之你都会回来的,不是吗?」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龙辉捧住她的俏脸,觅到红唇,深情地吻了下去,秦
素雅将手从他腋下穿过,紧紧抱住他,忘情地与他唇舌交缠。
  唇分,但却是藕断丝连,两人口唇间挂着一道细细的银丝。
  龙辉顺着秦素雅柔润的腰身摸下玉臀,将两片浑圆的美肉在手里捏了又捏,
端的是满手沃腴,这才女的骨肉实在是柔软棉滑。
  臀尖被龙辉轻薄了半响,秦素雅秋翦蕴媚,春光水滴,胸口乳梅已是悄悄绽
放,隔着单薄的夏装摩擦着龙辉的胸口。
  龙辉将一只手向上滑动,顺着柔腰而入,探入衣摆,摸着那光润细化的背肌
寻到了才女的胸衣背后的胭脂扣。
  「嗯……龙郎,这是书房……我们回房吧……」
  秦素雅感觉到背后的扣子正被一粒一粒地解开,胸衣也准备松露。
  龙辉吻着她香滑的脖子道:「良辰美景,还回什么房间……」
  嗖地一下,胸衣滑落腰际,两团豆腐嫩乳水灵灵地跳了出来,龙辉看得心热,
低头便将起纳入口中,顿时满口乳脂,妙可不言,吃得啧啧作响,将原本已是水
嫩的乳肌弄得一片温湿,油光满布。
  秦素雅被他逗得香息急吐,媚眼如丝,十根手指不由地插入他的发梢中,紧
紧将他按在胸前。
  吐出布满口水的乳粒,龙辉伸手便要去解的裙带,秦素雅娇喘地道:「到里
面去,不要在这里……」
  书房分为内外两部分,外部则是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面向大门,内部则有
珠帘掩盖,龙辉知道她怕被人推门看见,按照他的本意就是要在这个明显的地方
与秦素雅白日宣淫,可是他也知道这姑娘脸皮太薄,在书房与他亲热已将近她的
底线,如果还要在这中明显的地方,恐怕她怎么也不会同意,若是自己用强又少
了些许乐趣。
  「好,就依素雅说的。」
  龙辉一把将她横腰抱起,两堆雪白的乳球随着她的身子轻轻晃动,在空中散
发着淡淡的乳脂香气。
  「把帘子拉下来……」
  秦素雅双手箍住龙辉脖子,红着俏脸,娇声说道。
  龙辉正抱着她,不由笑道:「为夫现在双手都没空,还得劳烦素雅你了。」
  将她抱到珠帘处,让她自己解下丝带,放下珠帘。
  秦素雅颤巍巍地伸出素手,由于身子娇酥绵软无力,就连解开丝带都十分耗
时,忙活了半天总算将珠帘落下。
  龙辉抱着她走到桌案前,轻轻将她放在席子上。
  桌案是属于跪坐式的红木书桌,四周铺着凉席,书桌下放着一个垫子,后边
更是梨木书架,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类书卷,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书香。
  秦素雅娇软地躺在席子上,白嫩的雪乳不像崔蝶那般雄伟,无林碧柔那般圆
硕,不似白翎羽那般坚挺,更不如楚婉冰那般沃乳腴奶,但却是白玉含露,将江
南女子的水嫩发挥到了极致。
  由于天气渐暖,她只是穿了一条单薄的绸裤,丝滑软弱,被龙辉轻轻一拉便
褪去,两根浸乳般的棉腿可怜兮兮地裸露在外,就像一只待宰的小雪羊羔。
  龙辉松开腰带,怒张的巨龙放出,操起两条白脂凝乳的玉腿,将龟首抵在蛤
唇,借着春水的润滑,咕噜一声没入其中。
  「啊!」
  忽如其来的充实感,美得秦素雅咬唇娇吟,随着龙辉的抽送,她胸口的双乳
就犹如雪崩一般晃动,乳梅在雪地中娇艳绽放。
  动情之下,秦素雅竟主动抬起两根玉腿,猛地箍住龙辉的腰肢,雪臀不住地
往上送,任由龙辉尽情索取,龟楞冠沟不断地搔刮花径的皱褶嫩肉,龟头更是不
停地轻吻花心,挤出了不少浓稠的春浆,霎时席子上已是一片狼藉,汁水密布。
  「素雅,你刚才在看什么书?」
  龙辉将一只嫩乳水奶握在手中,掌心细细地摩挲那傲立的乳头,一边抽送一
边问道,「是不是在看春宫图谱,要不然今天你怎么湿得这么快。」
  秦素雅被他杵得花心酸麻,媚眼如丝地嗔道:「你才看春宫图,人家是在看
古篆……哎呦……这么用力……」
  听到古篆二字,龙辉不由得狠狠耸动了几下,打得秦素雅花宫酥软,娇啼不
已。
  「古篆?」
  龙辉朝着旁边上瞥了一眼,只看到一本残本置于桌上,于是问道:「素雅,
你莫非也懂得太荒古篆?」
  抽动的频率渐渐变缓,最后终于停下了,只是将肉棒静静地泡在小穴内。
  「嗯!」
  秦素雅得到一丝喘息,理理思绪说道,「我只是懂得一小点,也就是那本孤
本上边的文字。」
  感觉到快美消失,秦素雅的玉腿不由夹了夹龙辉的腰肢,嗔道:「干嘛停下
来,人家还没到呢!」
  龙辉呵呵笑道:「素雅,我想看一下你作画的样子。」
  秦素雅娇声嗔道:「什么作画,现在你又像做什么?」
  龙辉笑道:「上回你说要给我画一幅猛虎下山图,可是到现在你还没有兑现
承诺。」
  秦素雅打了他几下粉拳,嗔道:「你还好意思说上回,你这混蛋就在人家房
间里欺负我,还要千环出去帮你把风。」
  龙辉呵呵地挺了挺腰,美得她又是娇吟不已,之后又停止了动作,说道:「
素雅要是今天不帮我做一张丹青,那我可要走了。」
  秦素雅正美在头上,那容他说走便走,急忙缠住他腰身,啐道:「好了,好
了,依你还不行,磨人精。」
  龙辉眼珠一转,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羞得她不住摇头,龙辉又是一阵软磨
硬破,她才红着小脸答应。
  秦素雅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扭扭捏捏地走到书案后跪坐下来,两腿却微微
分开,提起裙裾,露着雪白的圆弧玉臀,饱满的春壶冒着丝丝粘液。
  龙辉跟在她身后,也跪坐下来,两腿插到她分开的双腿之间,让秦素雅跪坐
到了他的双腿上。
  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素雅,开始吧。」
  秦素雅嗯了一声,挽起袖子,露出雪藕前臂握住画笔,沾上水粉,满面绯红
地开始作画,而龙辉的大肉棒顶在她的玉胯,抱紧她的柔腰,让肉棒在她那鼓起
的阴阜上来回摩擦。
  「啊……嗯!」
  秦素雅发出一声娇腻的鼻音,肉体感受到爱郎肉棒的火热坚硬,瞬间便浑身
发软,握笔的手毫无气力,只能勉强撑在书案上,媚眼如丝。
  下体春水泛滥,湿成一片了。
  「嗯嗯……别,别逗素雅了,坏蛋……」
  秦素雅的肉缝不断被大肉棒摩挲挑逗,小穴不断扑哧扑哧喷吐蜜液,只想立
马坐下去,填补春穴的空虚感,但龙辉却故意做坏,钳住她的腰肢,就是不让她
下来。
  龙辉笑道:「素雅,你快点画,画完就行了。」
  秦素雅努力了几次,但都没法沉腰落臀,吃入肉龙,只有强忍下体的酸痒酥
麻,握着画笔勉力作画,可是这小子似乎专程作弄自己,不住地摩挲蛤脂花唇,
龟棱刮得她芳心一阵焦躁,画了半天连个老虎耳朵都没有画好。
  嘿嘿,龙辉手掌一张,手心生出一股吸力,将一杆没用过的毛笔抓来,轻轻
掰开她的臀瓣,用细软的狼毫笔锋在嫩菊上滑动。
  「嗯!」
  前后双洞同时受到骚扰,秦素雅那堪重负,闷哼一声,身子不住颤抖,恨恨
地转过头去,娇喘吁吁地道:「你……你这冤家,人家都依你了,还来折磨人家,
你想要怎么样嘛!」
  龙辉被她这难耐的媚态惹得火起萧蔷,把住她的腰肢往下一按,巨物无情地
冲开了穴口,一插到底,龟头猛地狠狠了撞上了饥渴的花心。
  被这瞬间快感插得灵魂出窍,语不成句,娇躯无力伏在案上,随着龙辉的手
摇摆腰臀,呈跪坐姿势将龙根一下下吃进玉壶里。
  「啊……啊……好深,坏蛋,撞到花心了,啊……啊啊……别,别玩人家那
里,啊……」
  秦素雅的长裙后摆被龙辉拉起,推到腰部,露出来整个浑圆丰满的臀部,龙
辉继续用毛笔在她菊蕾上滑动,玩得不亦乐乎。
  咕噜咕噜的交合声,啪啪的臀肉撞击声充斥着整个房间,秦素雅放浪形骸,
全身心地接受着龙辉的肏弄,主动地抬腰,提腰沉臀,吞吐肉棒,让龟头直撞花
心。
  龙辉十分想探采掉臀缝之间的菊蕾,但却担心她娇弱的身子吃不下,于是便
放弃了这个念头,用毛笔在两人交合处沾上春水,狼毫毛笔饱吸水分,就像沾满
了上等朱砂墨一般。
  龙辉手腕发力,竟在秦素雅耸动的玉臀上又写又画。
  秦素雅只觉得臀肉一阵清凉黏糊,不禁嗔道:「你又像做什么?」
  龙辉笑道:「写字,我要在素雅的小屁股上题诗。」
  秦素雅那堪如此淫玩,不住扭臀挣扎,可是被龙辉狠狠滴刺了几下花心,瞬
间被卸去力气,只能无力地趴在桌案上,撅起白面雪脂的玉臀,任由着小子使坏。
  「你……你写了什么……」
  秦素雅艳红着俏脸回过臻首问道。
  龙辉用沾着她春水的笔边写边念:「才女含羞解罗裳,宝蛤玉壶吞枪棍,雪
乳翻飞掀浪涛,春水为墨臀上诗。」
  秦素雅气得杏目瞪圆,嗔骂道:「什么淫诗浪词,讨厌死了,不要脸!」
  龙辉写完后,将笔锋又在她嫩菊上扫了几下,将没用完的春水涂抹在上边,
随后倒转笔杆,顶住菊瓣猛地一下插了进去。
  「啊!」
  秦素雅哪受过这等手段,刹那间浑身一阵哆嗦,两片臀肉立即绷紧,将毛笔
夹在了臀缝上,就犹如长了一条小尾巴。
  龙辉一手握住她的水嫩奶脯,一手扶住她的柔腰,助她送臀,而那倒挂在菊
穴的毛笔不断地在龙辉小腹扫动,似乎在画着一幅旖旎的丹青。
  连动了数十下,娇弱的才女再也忍受不住这销魂快感,花浆春液蜂拥而出,
高潮迭起,快美泄身……秦素雅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娇喘,龙辉见她已经不能再战,
于是便抽回依旧坚挺的肉龙,抽出龙根的时候,只闻啵的一声,就像摘下水壶盖
子一样,汨汨花浆喷洒而下,浇得满地都是。
  当龙辉拔出倒插在菊蕾的毛笔,秦素雅又是一阵娇吟。
  将这娇柔无力的美人抱回她闺房安置好,龙辉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回
房补上一觉,昨晚为于秀婷疗伤耗了不少真气,今早又同秦素雅来了一场大战,
虽然大胜而回,但却也感到有些疲惫,毕竟秦素雅没有武功,难以与她双修合练。
  本来想找林碧柔的,但这狐狸精却不知跑哪去了,就连玉无痕也被她带走了,
好像是去跟崔蝶暗中接头。
  迷迷糊糊一觉不知睡了多久,龙辉只觉得自己脸上有一股温温的香气吹来,
睁目一看,眼前竟是一张熟悉的俏脸。
  「冰儿?」
  龙辉甚是惊讶,只见楚婉冰身着素白轻衣,乌黑青丝上系着一根雪色发带,
显得极为清丽脱俗,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哟,我的大老爷,总算睡醒了。」
  楚婉冰娇笑道,「昨晚跟魏姑娘倒也玩得尽兴,让你一觉睡到现在。」
  龙辉微微一愣,奇道:「你说什么?」
  楚婉冰撇着小嘴,酸溜溜地道:「还不承认吗,昨夜我明明看到你们手拉手,
肩并肩,真是情意绵绵的,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没这么亲热!」
  龙辉真是哭笑不得,正想反驳,却又听她娇哼道:「那小骚蹄子有这么迷人
么?弄得你累成这个模样,睡得跟个死猪似的,」
  龙辉啊了一声,说道:「我真睡得那么沉?不会吧。」
  楚婉冰伸出葱白的玉指,指着他鼻子嗔道:「还敢说没有,我都在你房间足
足坐了半个时辰,你居然还没发觉,要是我是敌人,你早就没命了。」
  龙辉笑嘻嘻地握住她的羊脂玉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只觉得香滑甜腻,甚
是美味,说道:「因为进来的人是我的小娇妻,所以我才没发觉,而且有你在我
怎么会没命呢。」
  楚婉冰抽回玉手,呸道:「你这样下去迟早被魏丫头掏空身子,不死都难!」
  这妮子似乎真认为自己昨晚跟魏雪芯有了什么奸情,一开口就毫不留情,说
得龙辉是哭笑不得。
  楚婉冰见龙辉还不承认,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在他身上闻了一下,嗔道:「明
明还有那种味道,还敢不承认。」
  龙辉叹道:「这是我今早上跟素雅……」
  楚婉冰气得差点晕过去了,指着他骂道:「好你个荒淫无度的小贼,刚和魏
丫头厮混了一夜,早上你还找素雅……你,你不要命了!臭男人,叫你胡混,折
你几十年阳寿!」
  龙辉越描越黑,哄了半天才将她安抚下来,楚婉冰毕竟也只是关心他,弄清
事实后气也消失了,而且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他们才刚成亲不久,不一会儿便耳
鬓相磨,偎依在了一起,脖颈相交,静静地抱在一块。
  「小贼,你说出手相助于谷主的人是谁呢?」
  楚婉冰有外人的时候便叫龙辉做夫君,当两人独处时还是继续叫他做小贼,
龙辉每次听到她用那娇腻清脆的声音唤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总有一股温情。
  龙辉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关于此事还得继续调查。」
  「小贼,你昨晚揪出那个刺客真的挺威风的,再把过程说一次给我听好么?」
  楚婉冰觉得夫婿昨夜的表现实在是智勇双全,心中甚是欢喜,还想再听一次。
  她声音娇腻而又充满自豪,再加上说话时吹来的那股温暖兰香,龙辉那还能
拒绝,于是又将昨夜如何发现线索,如何顺藤摸瓜,如何与刺客激战的事情又说
了一遍,听得这娇妻是不知点头微笑,心甜如蜜,秋翦中更是神采奕奕。
  「你从药方上边推断出刺客那招真是太绝了。」
  楚婉冰笑吟吟地道,「你再讲一遍,我还想再听一下。」
  龙辉点了点头,说道:「上半个月御花园一共使用了十次,有五次是皇帝在
御花园接见或款待大臣,有五次则是皇帝、皇后或者皇妃到御花园游玩,这刺客
去找药的时间正好有两次是皇帝到御花园的时刻吻合。」
  楚婉冰微皱秀眉说道:「小贼,这十次都有哪些重要人物到御花园的?我觉
得有些不妥,你能不能写出来给我瞧瞧。」
  龙辉找来纸笔按她的要求写了出来。
  与刺客药方上附和的时期分别是:四月二十七(皇帝与周皇后在御花园游玩)、
四月三十(箫元妃和王贤妃在御花园游玩)、五月初一(周皇后在御花园宴请入
宫小住的侄女)、五月初三(皇帝与箫元妃在御花园游玩)、五月初五(王贤妃
独自在御花园游玩),其余的五次都是皇帝在御花园召见外臣。
  楚婉冰瞧了片刻,又问道:「小贼,这御花园使用的方式有什么特别吗,就
是接待外臣和皇家人自己使用的差别。」
  龙辉道:「御花园的使用分为内外两种方式。对外则是皇帝招呼外臣,这个
时候是比较正式和庄重的,毕竟外臣不是自家人,皇帝也不想再自己臣子面前失
了礼数,所以每次皇帝都会提前三个时辰以上告诉身边的内侍,然后这个内侍便
要迅速将命令发下去,让太监和宫女到御花园准备。有时候皇帝心血来潮,请外
臣到御花园游玩,这种情况则更加要命,由于时间急迫,闹得那些太监宫女都是
鸡飞狗跳的,拼了小命地到御花园干活,而且一定要在皇帝来到之前布置好一切。」
  楚婉冰点了点头道:「也就说接待外臣的时候,动静都非常大,几乎那些宫
女和太监都提前知道,那对于内又是怎么回事?」
  「对内,就简单多了。因为对内都是皇家的人,相对来说不用这么讲究,只
是当值的太监和宫女稍微准备一下相关的事宜便可。」
  龙辉说道。
  楚婉冰拍手道:「这其中果然有问题,那个符九阴根本就不是要刺杀皇帝,
而是要对付苏贵妃!」
  龙辉不由一愣,脑海中立即浮现苏贵妃那娇柔甜腻的模样,以符九阴的身手
居然是要对付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妇人,这也太小材大用了吧?「如果符九阴要
对付皇帝,上个月就可以动手了,皇帝每次在御花园招呼外臣都是闹得惊天动地
的,他完全可以直接过去刺杀,他为何没有动手呢?因为皇室成员使用御花园的
程序比较简单,符九阴无法提前知道是谁要到御花园,所以他才借着抓药为名过
去查探,你看着药方的日期正好与之符合。」
  楚婉冰指着纸张的笔迹说道,「而且你看,这五次中皇帝就占了两次。除去
昨天晚上,皇帝在这半个月来一共来了七次御花园,以符九阴那样的武功根本就
不会顾及什么守卫,他怎么会一直忍到昨晚呢?」
  龙辉听到这里恍然大悟,拍腿道:「对啊,在昨夜之前,四个后妃有三个到
了御花园,符九阴要想对付她们早就动手了,唯独今晚苏贵妃到场他才出手,如
此说来他的目标是苏贵妃。而且后妃寝宫的防御力量远在御花园之上,所以御花
园是最佳的行刺地点!」
  楚婉冰点了点头,眉宇间挂着几分疑惑地道:「依你所言,那个符九阴的功
体当属煞域一脉,而且他的修为不再厉帝之下,这苏贵妃究竟是何来头,居然要
动用这等高手来刺杀。」
  龙辉皱眉道:「这个符九阴应该是煞域的巅峰战力,能让他花费这么多心机
来潜伏布局来刺杀的人绝不会简单……」
  楚婉冰说道:「也有可能是煞域最痛恨的人……」
  「昊天教!」
  两人不约而同地说道,普天之下能让煞域顾忌和痛恨的就只有克制煞域功体
的「天穹妙法」,偏偏这部功法就被昊天教所得。
  龙辉拍了拍大腿道:「哈哈,冰儿,人家说夫妻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果
然如此,我们这么快就想到一块了。」
  楚婉冰亲热地挽着他胳膊笑道:「应该是你跟我在一起久了,木头脑袋开窍
了。」
  龙辉疼爱地刮了刮她挺翘的鼻梁,说道:「这叫夫妻相!」
  楚婉冰呸了一声,继续说道:「那你认为那苏贵妃在昊天教是什么身份呢?」
  龙辉摇头道:「说不准,不过这天穹妙法也不是谁都能练的。我记得当日在
秦家,碧柔跟那个昊天圣母对战时,曾经用冥之卷打了她一掌,但却发现冥之卷
的功力被消融了大半,当时碧柔就怀疑者圣母已经修炼了天穹妙法,因为这部武
功是专门克制阴气冥力的煞域武功,冥之卷也是以阴力发功,所以碧柔就有此推
断。」
  楚婉冰皱了皱眉头,说道:「要是照你这么推断,那个苏贵妃很有可能就是
昊天圣母,这个沧释天也真够舍得,为了霸业居然把自己的老婆送人。」
  龙辉耸耸肩道:「这些为了野心勃勃的人,别说是送妻子,就算是杀掉骨血
至亲也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楚婉冰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裙,笑道:「好了,时辰差不多了,跟我走吧。」
  龙辉奇道:「冰儿,你要我去哪里?」
  楚婉冰眼中带着几分挪揄,咬唇轻笑道:「去见你的小羽儿和蝶姐姐,你去
不去?」

伦理电影网站 香港伦理电影 在线伦理电影 美国十次啦唐人 美国十次啦西门庆导航 美国十次啦地址
上一篇:雨醉春意馆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小龙女的淫虐地狱】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