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回瑶映郡主】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回瑶映郡主】




  御书房内,皇甫武吉正一脸阴沉地端坐在皇位上,而台下的人无一不是身
着四爪金鳞朝服之人,显然皆是皇室成员。
  皇甫武吉共有十个儿子,其中以齐、宋、晋、泰四王最出色,此外还有五个
兄弟,但只有夏王与他是一母同胞。
  冷目环视,皇甫武吉心情十分糟糕,不但没有炸死魔煞等至尊高手,还赔上
了几千御林军的性命,最叫他恼火的是金銮殿被人砸成稀巴烂,如今朝会都只能
另寻其他宫殿。
  站在皇甫武吉身边,龙辉心里不免有几分不自在,御书房内就他一个非皇族
者,看着那些噤若寒蝉的皇亲国戚,他完全可以感受到皇甫武吉那恶劣的心情。
  「说吧,你们有何提议?」
  皇甫武吉淡淡地说道,但任谁都能听得出他是在压抑心中的怒火,「如何对
付这些江湖草莽。」
  面对这问话,就算是四王也不知如何回答,又是一片沉默。
  「哼!」
  皇甫武吉怒目圆瞪,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喝道:「说啊,该怎么办!现在祖
宗基业都快被打烂了!」
  一声怒吼,吓得所有人都立马跪倒在地,龙辉见这么多人都跪下了,自己唯
有苦叹无奈地跪倒。
  余怒未消,指着宋王皇甫说道:「涛儿,你有什么主意吗?」
  宋王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父皇,儿臣有两点看法。第一趁着现在
魔尊重伤,立即发兵焱州,剿灭魔界。」
  龙辉不由暗中赞叹,这个宋王果真是一个人物,既然如今已经跟魔界撕破脸
皮了,那便干脆趁着这个机会一绝永患。
  皇甫武吉微微颔首,示意宋王继续往下说。
  只听他说道:「第二点便是立即拉拢三教和天剑谷。」
  皇甫武吉皱眉道:「那日他们也被侍卫围攻,心中早已对朝廷生出怨恨。」
  宋王说道:「父皇大可这样说,当日侍卫是要围杀三族邪人,但误将他们当
做逆贼,更何况当时也起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大雾,父皇完全可以将此事推得一干
二净,等收拾三族后再从长计议。」
  龙辉不由暗叹,这四王果然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齐王文武兼备、泰王阴沉
险恶、晋王深藏不露,而这个宋王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皇甫武吉眉头一扬,思索了片刻说道:「第二点很好,但第一点还有待斟酌
,魔界的具体情况朝廷是一无所知,若要打起来恐怕难以全功。」
  齐王说道:「父皇,儿臣同意宋王的提议。」
  不单是龙辉,就连其他人,包括宋王在内都不由大吃一惊,齐王与其他三王
势若水火,他竟然还帮宋王讲话,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皇甫武吉也是微微一愣,脸上多了几分疑惑。
  「宋王所言的第二点儿臣十分赞同,但第一点儿臣想做一些补充。」
  齐王拱手说道。
  皇甫武吉点头说道:「讲吧。」
  齐王嗯了一声,说道:「儿臣赞同宋王发兵焱州的意见,但却并不一定要打
,我们只需要打出支援天剑谷的名号,让天剑谷统率此次伐魔战役。」
  皇甫武吉蹙眉,简明扼要地说道:「理由和具体做法!」
  齐王清了清嗓子说道:「第一,天剑谷与魔界交战多年,他们对于魔界定然
十分熟悉,由他们指挥统率对作战定会事半功倍;第二,诚如宋王所言,朝廷要
修补与天剑谷的关系,这次便是一次好机会,打着支援天剑谷的名号便是朝廷释
出的诚意;第三,如今天剑谷谷主不幸战死,吾等还可以借此机会帮助天剑谷重
立掌门。」
  龙辉不由大吃一惊,这齐王果真是高手,这所谓的支援天剑谷,简直就是一
石三鸟,不但可以从某种程度上拉拢天剑谷,还能让天剑谷与魔界激斗,最重要
的是可以趁机册立一个听话的掌门。
  退一步来说,即便不能控制天剑谷,但朝廷还是稳赚不赔。
  皇甫武吉甚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铮儿你虽然没有守住东宫阵眼,但
你却做得很好,虚实结合,无为而治,可惜贼人胁持了皇后,你出于孝心才失守
的,罪不在你。」
  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其余三王,继续说道:「涛儿的两点提议十分中肯,
朕非常满意。」
  听到这话,宋王不由露出几分喜悦。
  「铮儿你毫不藏私,协助兄弟,完善意见,朕也非常满意。」
  龙辉再度领教了齐王的手段,宋王所说的他一定早就想好了,而且比宋王还
要妥善,可是他偏偏不先说出来,就是为了让别人先说,自己在补充。
  如此一来,他不但抢尽风头,而且还让皇甫武吉觉得他对兄弟友爱和善,对
事大公无私,只要是有利朝廷的他都会无私奉献。
  「再加上为了皇后的无奈之举,如今在别人看来齐王就是一个孝顺父母,友
爱兄弟的贤王。」
  皇甫武吉又说道:「那天皇后被人胁持,所幸有一名侍卫挺身相救,朕要好
好奖赏他。」
  说话间将目光投向了龙辉,笑道:「龙卿,上前听封吧!」
  龙辉急忙走到跟前,半膝跪地,只听皇甫武吉说道:「龙辉舍身救皇后,还
斩杀逆贼符九阴,朕便赐你黄金千两,白银五千两,封三品公爵兼一品带刀侍卫
,手持金蟒鳞牙刀,可随意出入宫门!」
  「符九阴你可是真是死得其所啊!」
  龙辉不由暗自好笑,想起那天的大战,实在是惊险万分,但最后还是斩杀了
一个先天高手,还获得重用,也不枉辛苦一番。
  「不对,那天符九阴的表现实在是太怪异了……」
  回想起那天的战况,龙辉眼皮一阵乱跳,「明明可以逃之夭夭,他却非要跟
我死磕,而且还一上来就拼内力,即便他内力胜过我,他也会虚脱无力,到时候
他根本就是死路一条,他那表现似乎就是在寻死!」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符九阴的事情,忽然又听到皇甫武吉说道:「至于原来的
金刀卫吴云,也劳累这么多年,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一品金刀卫从来只有一人,如今龙辉上来,那么原来的就只能下去,但是这
个吴云偏偏就是齐王的派系。
  皇帝先褒奖齐王一番,又立马撤掉他的人,既不会让齐王的太过骄纵,又能
安抚其他三王的心,龙辉也再次感叹皇甫武吉的手段。
  皇甫武吉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夏王呢,他怎么没来?」
  晋王低声说道:「父皇,皇叔可能还没睡醒。」
  晋王的府邸离夏王府最近,他说的话也比较可信。
  对于这个兄弟,皇甫武吉已经习惯地忽视他的存在了,要不是这样,也不至
于议会都快结束了,才发觉人不在这里。
  一名皇帝的兄弟说道:「皇兄,夏王昨夜在府里大摆筵席,一直喝到鸡鸣。

  皇甫武吉眉头一扬,猛拍桌子道:「岂有此理,皇宫这边都快翻了天了,他
还醉生梦死!」
  「龙辉!」
  皇甫武吉说道,「朕要你马上带人去夏王府,看看他究竟醉成什么熊样,让
他马上给我过来!如果还没醉醒,就连床带人一起扛过来,朕亲自给他醒酒!」
  龙辉脸上甚是疑惑和不解,皇甫武吉摆了摆手道:「去吧,不用担心什么,
有什么事朕给你扛着!」
  王孙胡同,夏王府邸。
  龙辉带着十多名大内侍卫在外敲门,一名仆人将门打开,龙辉出示令牌后,
仆人急忙将他们迎了进来,然后立即去禀告。
  前厅等待,龙辉忽然看到院子的走廊上闪过了一条鬼头鬼脑的人影,心念一
动朝着人影追了过去,那人似乎也发现了龙辉,脚步走得更快了。
  他快,龙辉也快,两人在走廊里一前一后地疾步奔走,倏然龙辉脚步一晃,
使了一个「游龙步」,嗖的一下窜到了他的跟前。
  「三少,好久不见了!」
  龙辉笑呵呵地道,那人正是慕容熙。
  慕容熙像见到鬼似的,不由一阵哆嗦,强忍笑意道:「龙……龙大人,你好
啊!」
  龙辉皱眉道:「三少,你何时这般见外了?」
  慕容熙哀求道:「龙大人,咱们相识一场,你就放我一马吧,我现在马上走
。」
  龙辉被他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阵发愣,奇道:「三少,你这话是何意?」
  慕容熙急忙道:「那你要抓就抓我,一切与夏王府没关。」
  说罢闭上眼,伸出双手做出一幅束手就擒的样子。
  龙辉哭笑不得地拍掉他双手,说道:「三少你是不是喝醉酒了,我干嘛要抓
你,我们奉命宣夏王进宫的。」
  慕容熙脸色一阵煞白,冷汗直冒,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我居然连累
夏王府了!」
  龙辉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把他揪过来说道:「你究竟在说什么,老老实实
给我交代清楚。」
  慕容熙哭丧着脸将事情说了个大概,他当日不战而逃,以为皇帝会问罪与他
,所以东躲西藏,后来得瑶映郡主收容,如今看到龙辉带了一队大内侍卫前来,
以为是要抓他,还自以为连累了夏王府。
  听完后,龙辉哭笑不得地道:「我说三少,皇上根本就没有将极元器的事情
放在心上,而且皇宫里面的事情乱糟糟的,皇上也没空管你这些小事。」
  慕容熙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连累了瑶映郡主了呢。」
  龙辉神秘一笑,低声说道:「这位郡主在你危难之时对你伸出援手,莫非是
你的老相好?我记得九天仙子榜上面,就有她的画像。」
  慕容熙急忙摇头摆手,说道:「龙兄,你千万别误会,我跟郡主只是朋友,
她收容我纯属处于朋友的道义,而且郡主心中的夫婿一定是要武艺盖世,敢作敢
当的大丈夫,像我这种游手好闲的人,压根就不可能入郡主的法眼。」
  「三少!」
  一把动听悦耳的声音传来,只见远处走来一名妙龄女郎。
  只见那女郎身穿一袭素锦宫衣,手挽碧霞罗牡丹薄雾纱,腰间用水蓝丝软烟
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薇灵簪,其肩若削
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
  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
  慕容熙急忙行礼道:「郡主!」
  此女便是瑶映郡主皇甫瑶,只见她朝慕容熙微微一笑,目光瞥向了龙辉,笑
着问道:「不知侍卫大人到夏王府有何指教?」
  龙辉急忙行礼道:「小人龙辉,见过瑶映郡主,吾等奉皇命请夏王爷入宫。

  皇甫瑶微微一愣,无奈地叹道:「恐怕今天不行哩。」
  龙辉不免一愣,甚是诧异,皇帝宣召居然还敢拒绝。
  皇甫瑶轻蹙秀眉道:「父王昨夜饮酒过多,现在还没苏醒,若是进宫只怕会
惊扰圣驾。」
  龙辉甚是为难,低声说了一句道:「郡主,皇上着小人前来,无论如何都要
请到夏王爷。」
  皇甫瑶扑哧一笑,其姿容青春靓丽,朝气迷人,宛如旭日初升般,她无奈地
叹道:「我知道哩,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龙辉甚是诧异,这郡主说话竟是如此深奥。
  皇甫瑶眨了眨明媚的水眸,奇怪地问道:「大人,你还不知道吗?父王好酒
,几乎天天喝的伶仃大醉,皇上有好几次召见他,都是直接把他连人带床扛到皇
宫的。」
  龙辉不禁一阵好笑,原来夏王还是如此风流人物,于是摇头道:「小人是刚
进宫不久,对许多事情还不熟悉,望郡主见谅。」
  皇甫瑶瞥了他一眼,不由奇怪道:「龙大人手持金蟒鳞牙刀,应该在宫中待
了一段时日了,怎么会才进宫不久呢?」
  龙辉抱歉地笑道:「在下不敢欺瞒郡主,我确实是才进宫半个月。」
  皇甫瑶不由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道:「半个月?你就成了金刀卫?」
  金刀卫乃是一品职位,这种侍卫权力极大,不但可以随意出入宫阙,还可以
调动整个皇宫的侍卫,就连见到宰相都不用行礼,因为他们都是一个品衔的,在
宫里除了皇帝就是金刀卫说了算,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够在半个月内升为金刀卫,他究竟是何来头,皇甫瑶芳心
不禁一阵疑惑和不解,金刀卫不同于其他品衔的侍卫,仅仅靠关系是绝对不行的
,而且在皇甫瑶所知的大家族中也没有一个是姓龙的。
  皇甫瑶忽然一拍玉手,笑道:「莫非你就是铁壁关的龙将军?」
  龙辉点头道:「想不到郡主也识得龙某,真是龙某之荣幸。」
  皇甫瑶美目闪出兴奋的色彩,说道:「龙大人,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下你当年
在铁壁关的事情吗?」
  龙辉愣了愣,说道:「不知郡主想知道哪些事情呢?」
  皇甫瑶想了想,歪着脑袋说道:「那就说一下当年是如何在朔风阵前斩妖除
魔、又是如何大闹傀山的,还有单枪匹马独闯铁烈,斩杀獠牙军主将,大破炼神
浮屠,嗯……还有清水河一战……」
  这些都是龙辉当年参与的战役,听到她如数家珍般道出,不免有些诧异,干
咳一声道:「郡主,不是小人无礼,只是小人还有皇命在身。」
  听闻此事,皇甫瑶醒悟过来,说道:「真是失礼,我便去让下人将父王抬出
来。」
  说罢扭头走了回去,过了片刻只见四五个下人抬着一顶软轿走了出来,上边
放着纱帘,还能闻到酒味,透过纱帘看到里边有个正在打呼噜的男子。
  下人将软轿抬到一架马车前,又合力把一名身穿朝服的肥胖男子抗上马车,
但他一身朝服穿得歪歪扭扭。
  皇甫瑶不好意思地笑道:「龙大人是在对不住了,父王都是这个样子,待会
有劳大人关照了。」
  龙辉拱手说道:「客气了。」
  忽然,皇甫瑶皱了皱眉,对着那边正在修剪花坛的花匠说道:「阿福,你做
什么?有你这么修花的吗?」
  那名花匠急忙点头赔罪,皇甫瑶哼道:「真是没用,把花坛弄成这个样子,
父王看到后一定又会生气了。」
  龙辉瞧了一眼那个花坛,觉得修剪得十分整齐,并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于
是说道:「这些花草修得很好啊。」
  皇甫瑶叹道:「可是父王始终觉得不好,他一直说什么修剪花草一定要什么
整齐而又有凌乱,凌乱中又要有整齐,这才能既华丽富贵又自然真挚。」
  龙辉不免笑道:「王爷的品味还真是高明,有多少个花匠能做到这种境界呢
?」
  皇甫瑶说道:「本来王府中有两个二十多年花的老花匠,他们做得是最好的
,父王也一直很喜欢他们,可是五年前病死了一个,三年另外一个又回老家了,
之后这些新的花匠没有一个符合父王要求的。」
  「大人!」
  一名侍卫提醒道,「我们得回宫了。」
  龙辉哦了一声,抱拳说道:「郡主,打扰了,在下先行告辞。」
  皇甫瑶忽然叫了一声:「龙大人,你每天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宫?」
  龙辉想了想,说道:「若没有什么事的话,过了申时我就可以出宫了。」
  皇甫瑶白皙的脸蛋上多了几分红晕,美眸泛着几分期盼,轻咬唇珠低声道:
「你能给我讲一下铁壁关的事情吗?」
  「这……」
  「我们就这么说好了,明天申时我在飞絮酒楼等你!」
  说罢,红着小脸跑了回去,丝毫不给龙辉说话的机会。
  几名侍卫将盛着夏王的软轿抬到了御书房,掀开纱帘只见里边躺着一个呼呼
大睡的胖子,满身酒气,一身朝服穿得歪歪扭扭,其面色甚为苍白,但其头发乌
黑油亮,与皇甫武吉满头银丝形成鲜明对比。
  皇甫武吉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朝内侍说道:「拿水给我泼醒他!」
  那些内侍很快就捧了一盆冷水过来,对着夏王便是一阵猛泼,其动作甚是纯
熟。
  连续泼了五盆水,夏王吧唧吧唧地动了动嘴巴,睁开迷蒙的睡眼,嘟囔道:
「杀千刀的狗奴才,本王都说不要冷水洗脸了……快,给我换热水!」
  听到这话,龙辉想笑却又不敢笑,其余的皇室成员也是忍得很辛苦。
  皇甫武吉看到他这个样子,差点没气得吐血,大声喝道:「皇甫腾云!」
  夏王眨了眨眼睛,迷迷糊糊地道:「皇兄……您怎么来了?」
  于是摇摇晃晃地走下了软轿,歪歪扭扭地行了个礼,随即大喝道:「来人啊
……皇上驾到你们还不出来迎接,是不是想死啊!」
  叫了半天都没人答应,他又说道:「皇兄,今天不知道为何,那些奴才都不
在了,你少稍作片刻,臣弟给您倒茶……」
  说罢摇摇晃晃地去找「茶水」,就这么在御书房内打转。
  本来皇甫武吉还是一肚子的火,但忽然间就没了脾气,叹了一声道:「十几
年来,还是这德性!罢了,罢了,把他抬回去吧。」
  天剑谷众人护送着于秀婷的「棺椁」
  离开了京师,一路上并没遇上什么麻烦,众人赶了一天的路,找了个地方停
下来休息。
  看着魏剑鸣一脸的哀愁,魏雪芯不禁一阵伤感,差点就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
,但还是忍住了,她走到弟弟身边走下,叹道:「剑鸣,一切节哀顺变吧,娘亲
也不希望我们这么消沉。」
  魏剑鸣眼圈一红,身子微微发颤,不知道该说什么。
  「魏师妹还真是放得开啊!」
  只闻到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一名丰腴少妇走了过来,正是单小茹,在
她身边的还有其夫婿张耿。
  魏雪芯秀眉微蹙道:「单师姐有事么?」
  单小茹笑道:「没事就不能来了么?这条路又不是你开的,我找个地方坐坐
不行么?」
  魏雪芯哼了一声,懒得跟她废话。
  单小茹跟张耿在旁边坐下后,两人似乎在闲聊了几句,忽然听到单小茹说道
:「有些女人啊,一心只想着那个野汉子,自己娘亲过世还能这么乐呵呵的。」
  张耿笑道:「野种想念野汉子是很平常的事情,小茹你何必大惊小怪呢。」
  魏雪芯娇躯猛地一震,双拳紧紧握住,贝齿咬住唇珠。
  「师兄啊,你说那个野种有没有跟那个野汉子暗通曲款呢?」
  单小茹继续说道,「如果真是这般,他们生下来的孩子是什么呢?」
  张耿哈哈笑道:「野种配野汉子,生下来的一定是祖父种。」
  单小茹咦了一声,奇道:「什么就做祖父种?」
  张耿笑道:「祖父便是爷爷。」
  单小茹哈哈拍手一笑:「爷爷……野野种,师兄你这聪明!」
  魏剑鸣的脸已经气得发绿,怒喝一声:「你们给我闭嘴!」
  单小茹掩嘴嗤笑道:「魏师弟,你嫌咱们打扰了你说就是了嘛,何必这么大
声呢?要是吵到谷主那就不好了。」
  说罢拉起张耿笑嘻嘻地离去。
  魏剑鸣怒气冲冲,翻手就要拔剑杀过去,却被魏雪芯一手按住了剑柄。
  「姐姐,他们太过分了!」
  魏剑鸣恨声说道,「咱们用焚天神剑诀教训那两个混蛋!」
  魏雪芯脸色苍白,咬着朱唇摇了摇头道:「娘亲不在,我们更不能同门相残
。」
  魏剑鸣急道:「难道就让他们这么欺负你吗!」
  魏雪芯叹道:「算了,等回谷再说吧。」
  说罢转身离去,魏剑鸣见她走的方向不对,急忙问道:「姐姐,你去哪?」
  魏雪芯头乱如麻,呼吸越发急促,心也不回地道:「我去静一下,剑鸣你不
要跟过来。」
  两岁的时候,魏剑鸣出世,魏少踪便撒手西归,对于这个父亲的,她基本是
没有印象,但随着她年纪渐长,那些与魏剑鸣交好的人都暗地里叫她做野种,直
到前几天她才从母亲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发现自己原来真的是所谓的野种。
  姓楚还是姓魏,对于她来说根本没有分别,因为这两个父亲她是毫无感觉,
一个在自己懂事前便去世了,另一个却是从未谋面……走进树林,压抑许久的伤
痛终于爆发了,眼泪不住地往外涌,魏雪芯趴在一根树干上嘤嘤哭了起来,哭了
片刻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妹妹!」
  魏雪芯急忙背着她抹了抹眼泪,强装笑意地道:「姐姐,你怎么来了。」
  只见楚婉冰也是凤目含泪,红唇不住颤动,微微抽泣了一下,说道:「我看
到你一直往树林里走,所以就跟过来了。」
  魏雪芯微微一愣,说道:「姐姐,这些日子谢谢你一直再暗中跟着我。」
  楚婉冰叹了口气,拉住她的手道:「是姐姐对不起你,若不然你这些年也不
会受这么多委屈。」
  魏雪芯低声道:「姐姐,你……都看到了么?」
  「哼!」
  楚婉冰脸色一沉,恨声道,「那对狗男女感这么羞辱你,我一定要他们百倍
偿还!」
  魏雪芯凄然地笑了笑,叹道:「姐姐算了,没必要为这种人生气。」
  说罢扭过头朝着玉京方向望去,不知在想什么。
  楚婉冰抹了抹眼泪,笑道:「妹妹,你在想谁呢?」
  魏雪芯啊了一声,俏脸微红低声道:「没有啊。」
  楚婉冰咯咯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某个偷心的小贼?」
  魏雪芯桃腮含粉,摇头说道:「我没有想龙大哥,真的,姐姐你别误会!」
  楚婉冰笑得合不拢嘴了,伸出玉指在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嗔道:「死丫
头,什么东西都挂在脸上了,还想瞒我。」
  魏雪芯羞得低着小脑袋道:「对不起,姐姐,我跟龙大哥……」
  楚婉冰眼中滑过一丝捉弄的表情,若有其事地道:「好你个小妮子,敢勾引
你姐夫。」
  魏雪芯闻言倏然一震,脸蛋已经红得不能再红了,她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要发
生了,自从与这个姐姐相认后,她一直避免谈及龙辉,她怕因为龙辉的事情这个
姐姐会对她心生芥蒂,也害怕龙辉会离开她。
  魏雪芯刚刚止住的泪水又一下子涌了出来,楚婉冰暗叹一声,心忖道:「这
丫头有如此厉害的剑法,怎么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动不动就哭,对于别人
辱骂,她也是忍让居多。」
  「妹妹。别哭了。」
  楚婉冰急忙掏出手绢替她抹泪,温言说道,「姐姐跟你说笑的。」
  魏雪芯嗯了一声,低声说道:「姐姐,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不要脸,这样子缠
着龙大哥……」
  楚婉冰在她小脸上捏了一把,挪揄地笑道:「还敢叫龙大哥,给我乖乖地叫
姐夫!」
  魏雪芯微微一愣,脸色一阵红白。
  楚婉冰咯的一笑,说道:「不愿叫姐夫的话,那你就叫夫君吧。」
  魏雪芯咬唇轻笑道:「谢谢姐姐。」
  楚婉冰不由暗叹,这个妹妹是不是性子也太过温顺了,好像谁都能欺负她一
样,怪不得那些人敢这般放肆,若换了是自己的话早就拿剑开杀了。
  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是如此的落落大方,端雅秀丽,如今姐妹相认,
这丫头却又像一只小猫般乖巧,楚婉冰暗忖道:「雪芯从小被人欺负,但在外边
又得维持天剑谷的荣耀,所以不得不装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模样,其实她心里苦的
很,等到了天剑谷,我定要好好教训那帮浑人!」
  看着魏雪芯望着玉京发呆,楚婉冰不由暗叹:「这小贼真是可恶,想不到我
们姐妹沦落在他的手上!如今我不在他身边,谁料到他会不会又去哪里混胡,又
去勾搭什么女人。」
  魏雪芯似乎想起了些什么,问道:「姐姐,装作娘亲躺在棺椁的那个玉姑娘
究竟跟龙大哥是什么关系?」
  楚婉冰唉了一声,拍了拍洁白的额头笑道:「她是你龙大哥的下属,估计将
来也是咱们的姐妹!」
  魏雪芯哦了一声,嘟着小嘴抱膝坐下,心中不免生起几分醋意。
  楚婉冰见这丫头娇憨可爱,笑道:「妹妹,你那龙大哥可花心的很,身边美
女可是不少哩,除去你我,还有好几个呢。」
  于是将秦素雅等人一一列出,听得魏雪芯是一阵无奈。
  楚婉冰见这丫头嘟囔的模样甚是可爱,不由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抚摸那柔软的
秀发。
  魏雪芯只觉得姐姐身上那股香味十分好闻,有种甜腻的味道,不由得将臻首
埋在楚婉冰胸口,顿时觉得一阵乳脂香味,脸颊处更是柔软丰腴,又多了几分亲
近和依赖,小手轻轻搂住楚婉冰腰肢,呢喃细语,又略带几分撒娇道:「姐姐…
…」
  楚婉冰不知这妹子心思的变化,如今离开帝都,心里始终有种不安的感觉,
对于那天的面具人,她和林碧柔用尽法子都探查不出,而且对于穆馨儿的遭遇,
她始终不敢跟龙辉开口。
  「只希望碧柔能够早日探查出来吧,也好早日让穆师娘脱离苦海……」
  帝都玉京,穆馨儿的闺阁内,不时地响起一阵阵呢喃的呻吟娇喘。
  本应是穆馨儿独居的小楼,却见一名脸带彩色面具的男子舒服地躺在软榻上
,肉棒高高翘起,正被一名体态丰腴的美妇不断扭臀抬腰,将其纳入湿润的玉壶
之内,溅起一阵阵晶莹的水珠,美妇的下体已经泥泞不堪,春水顺着两人的结合
部不断地留下,将二人的下体全部打湿。
  美妇紧咬下唇,樱桃小嘴里娇吟喘息,嘤嘤咛咛,并挺起丰美的上身,仍有
男子玩弄柔软丰腴的奶子,雪白的乳肉上留下道道红痕。
  「你有没有给高鸿服下药粉?」
  男子抱着美妇的肥臀,耸动着腰肢说道。
  「给……给了……我放在茶里给他喝下去的……」
  美妇星眸半闭,桃腮蕴春,难耐地扭着腰肢,「好痒……里边好痒……快不
行了……给我……呜呜……」
  正说到一半,忽然觉得火热的烙铁一下下深深地顶到花心,在狠狠地喷出一
股滚烫的阳精,因为合欢蛊所带来的酥痒酸麻被阳精一冲,立即消失,并同时高
潮泄身,下体不断地颤抖着涌出阴精…… 

丁香五月社区 丁香五月网址 丁香五月天最新地址 深爱开心五月天色 开心五月天图 开心五月天新地址
上一篇:【龙魂侠影:第10集 忘川厉煞 第2回操魂邪人】 下一篇:【六朝清羽記】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