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小说  »  商界秘艳

商界秘艳



  两年前搞了间出入口公司,由我的好朋友立中和他太太担任经理和秘书的职位,后来立中的太太过身,就由我太太当秘书。立中人面广阔,诸事发展顺利。眼看公司的业务渐上轨道,我和太太都满怀欣慰。
  可是,一天夜里,立中突然召我出去,说有要事商量。我们在餐厅见面,立中低声地告诉我说道:“浩哥,不瞒你说,有两个主要的客户不想再续约了,如果失去他们,公司的运作将会面临危机,后果不堪设想!”
  我问道:“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有强劲的对手竞争呢?”
  立中道:“浩哥,事情是因为一个月之前,他们一齐来公司谈论有关续约的事务,见到嫂夫人的容貌,两个人当场为之吸引,便一致问我能不能说服这个漂亮的女秘书和他们两人一起上床。当时我不敢推托,就含糊地答应她们尽量尝试。今天他们追问,我才说她就是你的太太,他们觉得很扫兴,便不再提签约的事了。”
  我说道:“有什么办法补救吗?譬如找一个小姐陪他们玩可以吗?”
  立中道:“如果行,我也用不着和你商量了。这个方法我一直在使用,为了和这两个客户保持良好的关係,我已经先后介绍过好几位舞小姐和他们玩了。但是这次他们不再接受了,看来他们现在非得到嫂夫人不可了!”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立中又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很为难,但是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不如你回去和她商量一下吧!”
  我说道:“这种事我怎么好对她提起呢?”
  立中说道:“没办法啦!除非不再继续把公司搞下去,如果不是我太太已经空难过身了,我一定说服他出来挽救这次危机。”
  立中这一提,我不禁想起他的亡妻玉婷,原本公司的秘书是由她担任。公司初成立时,她陪我到酒店见一个日本客户,她用日文和他对话,那个日本人迷迷地望着她。甚至都她动手动脚的,当时我简直想拉她离开算了,但玉婷悄悄用中文对我说:“浩哥,这个客对我们十分重要,所以我已经决定今晚留下来和他应酬。为了增加他的刺激,我对他说你是我老公,但是他却要你留下来一起玩,所以今晚你也不能走。”
  我说道:“怎么可以呢?被立中知道就不好了!”
  玉婷笑着说道:“立中早就知道了,因为这个日本客最喜欢当面玩人家的太太,他既想做成这单生意,又不想亲眼见我和他玩,所以,这次他一定要你亲自出马。等一会儿你一定要照我的话做,千万不要露出马脚哦!”
  我虽然觉得很荒唐,也祇好留下。说实话,当时的感觉是非常新奇和刺激的。接着玉婷用日文向日本人说了一些话,日本人高兴得哈哈大笑。于是又要我和玉婷做爱让他观赏,玉婷随即伸出纤纤玉手替我宽衣解带,当时我好不自然,但是玉婷再三吩咐我一定要表演得逼真。于是我照她的指示,也把她脱得一丝不挂,然后把她的雪白细嫩的娇躯抱到床前。日本人已经自己脱得精赤溜光,玉婷跪在他脚下用小嘴吮吸他的阳具。日本人指了指玉婷的后面向我招手,嘴里不知说了些什么。我明白他的意思,却犹豫着不敢去做。玉婷吐出嘴里的阳具,笑着对我说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顾忌吗?”
  我鼓气勇气跪在玉婷的后面,把粗硬的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里。玉婷的阴道已经很湿润,我一插到底。玉婷哼了一声,继续把日本人的龟头吞吞吐吐着。这时我性慾已经沖昏了头脑。忘记自己是在做戏给日本人看,我双手抱住玉婷的纤腰,挥舞着肉棍往她的阴道里狂抽猛插。日本人也弯腰俯下来抚摸玉婷的乳房。
  过来一会儿,日本人突然大叫一声。他阳具在玉婷跳动了几下,接着抽出来,让精液继续喷洒在玉婷的脸上。我受到了感染,也情不自禁地在玉婷的阴户里射精。当我想到不应该这样,而迅速把阴茎拔出的时候,已经至少有一半射入她的阴道,其余的就喷洒在白嫩的背脊。玉婷又把日本人的阳具含入嘴里吸吮乾净,然后进浴室稍作洁净。出来的时候,她拿出合约。日本人立即爽快地签字了。
  玉婷吩咐我不能现在就走,因为日本人还没有和她正式交媾,刚才祇是热身而已。于是她又趴到他身上,把他的阳具吮硬,然后跨在他上面,以“坐怀吞棍”的花式,把日本肉肠纳入她的阴道里。后来,日本人要她伏在床上玩“隔山取火”,并且要她替我口交。结果,两个男人对分别在玉婷的阴户和小嘴里射精,才结束了这单不道德交易。
  我觉得立中夫妇对公司作了人所不能的贡献,準备额外支付一笔报酬。但是他们考虑公司正在发展阶段,不想在现在接受我的建议。之后我们中间仍然好像以前一样地相处,我不敢再对她存有歪念头,她也对我泰然庄重。祇不过每当我见到衣着整齐的玉婷时,脑海里仍然会浮现出她赤身裸体时的美态。可惜玉婷在去年因公外出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浩哥,我知道这样做太勉强你了。我另外再想办法吧!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的!”立中无奈的说话把我从沉思中唤醒。我连忙回答道:“不!立中,我已经想通了,你回去等我确实的消息吧!今晚我就打电话给你。”
  回到家里,我太太已经上床了。我沖凉后躺到她身边,她习惯地伸手握住我的肉茎说道:“浩哥,怎么没精打彩的,是不是立中约你去滚了?”
  我叹了一口气,将刚才的事和盘托出。我太太依偎在我怀里说道:“浩哥,如果我赞成立中的想法,你会不会认为我淫蕩呢?”
  我说道:“哪里会呢?祇不过我觉得太委曲你了。要同时服侍两个男人哩!你不怕辛苦吗?”
  我太太说道:“我什么时候怕过辛苦呢?你玩我的时候,我岂不是什么都让你玩,那还不是为了讨你开心。现在你有需要我这样地应酬客户,我当然不会计较啦!我祇怕你因为我让别人玩过,就讨厌我哩!”
  我说道:“绝对不会的,就算让我见到你在他们怀抱里怎样的淫蕩,我仍然不会改变我对你的看法。”
  我太太说道:“那你还不赶快打电话给立中,几次和那两个客户见面的时候,他们老用奇怪的眼光望住我,今天也不例外。他们走后,立中愁眉苦脸的。我已经猜出几分了。你早一点通知他吧!免得他急坏了。”
  我打过电话给立中。把太太搂在怀里,亲热地说道:“如果不是环境所逼,我实在捨不得你去应酬他们。”
  我太太说道:“我嫁给你三年了,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稚嫩了,我肉体上可以供你玩的地方你还有那一处你没有玩过呢?你放心啦!我应付得来的。在是我心甘情愿的,又不是给他们强姦。说不定另有意想不到乐趣哩!”
  我说道:“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明天你尽量放鬆自己。完全不必顾虑我会有什么想法。你见到我平时和你玩的时候用尽方法.不遗余力,目的也是为了让你兴奋,让你享受性爱的乐趣,我们既然这么恩爱,所以祇要我知道你是享受而不是折磨,无论你和谁做爱,我都不计较了!现在你手里的阳具都已经硬了,这足予证明我没有说谎吧!”
  我太太说道:“你说得我的心都痒起来了,我现在就要……”
  我跨到她上面,这一夜,我和她都觉得比平时玩得更满足。
  第二天晚上,我们邀请那两个客户在尖东酒店的餐厅吃晚饭。他们是分别四十多岁的陆叔和二十来岁的李祖泽。陆叔中年丧偶,现在仍然孤家寡人,阿泽尚未结婚,父母是大商家,但是都居住在国外。陆叔在生意方面经验丰富,又懂得指点阿李寻芳猎艳,俩人遂成忘年之交。立中曾经介绍给他们女人,他们也是同在一室一齐享用的。
  既然有心巴结他们,我也显得特别大方。我让我太太坐在她们中间,我太太左右敬酒夹菜,两位客户喜笑颜开。我告诉他们已经在上面定了房间。吃完就可以上去休息。陆叔笑着说道:“酒店虽好,仍不及家里方便。不如用你的车送我们回去玩个痛快!”
  我点了点头说:“恭敬不如从命!就依你的主意吧!”
  立中笑着说道:“这里离陆叔的别墅颇有一段车程,既然房间已经定下了,你们不如上去休息一会儿,我先去加油,然后就来接你们,好不好呢?”
  阿泽说道:“好哇!就这样决定了。”
  我带领大家走到房间里,我太太说道:“陆叔,阿泽,你们先坐坐,我想先去沖个凉,失陪一会儿啦!”
  陆叔对她点了点头,又对我说道:“阿浩,自从我和世侄见到你们公司的女秘书,就非常仰慕,对其他的女人都失去了下去,昨天听说她就是你的太太,不禁大失所望。今天知道你竟然肯成全我们,我们简直喜出望外。这已经足予证明你们的诚意。不过希望你不要太勉强才好。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等一会儿到了别墅。我也将给你一点儿回报,现在先卖个关子,去到你就知!”
  我说道:“这次决定虽然有点儿那个,但是我已经想清楚了。我太太也已经去洗白白,好让你们受用。两位既然这么喜欢她,你们现在就可以尽管和她亲热呀!如果你们介意我在场的话,我可以到楼下等候。”
  陆叔喜悦地说道:“是吗?那我们可不客气了!不过你不要走,我们并不介意你在场的,在这里凑热闹不是更有趣吗?”
  我笑着说道:“这里环境并不差,你们可以先出出火,回到别墅再慢慢玩!相信我太太今晚一定尽力让你们满意的。”
  这时,我太太从浴室门口探个头出来说道:“你们在背后说我什么呀!”
  我说道:“你快点出来吧!不必穿上衣服了。”
  我太太的身上祇包着一条大浴巾,她莲步姗姗地走出来,笑咪咪地说道:“刚才不是说去别墅才玩吗?”
  我说道:“反正立中还没有上来,你先让他们来个热身运动嘛!”
  我太太娇羞地说道:“那你还不出去,在这里做什么呀!”
  陆叔笑着说道:“是我们留他在这里一起凑热闹的,你不必介意啦!”
  我太太笑着说道:“我倒是怕你们介意哩!陆叔,阿泽,你们谁先来呢?我来帮你们脱衣服吧!”
  阿泽笑着说道:“我们两个同时和你玩,不过你帮陆叔就行了,我自己来。”
  我太太走到陆叔跟前,伸出双手替他宽衣解带。三两下手就把他脱得精赤溜光。
  陆叔笑嘻嘻地说道:“好!好!你果然是个乖巧的可人儿。哇!你的手又白又嫩,先让我摸摸吧!嘻嘻!真是滑美,可爱极了!”
  陆叔捉住我太太手儿的同时,阿泽向我笑了笑,也伸手把我太太身上的浴巾解下来扔到一边。这时我太太已经一丝不挂,雪白细嫩的肉体一览无余。阿泽伸手太太的酥胸抚摸她的乳房。我太太怕痒,但她的双手被陆叔捉住,祇有怕痒地扭动着娇躯。陆叔见到我太太的耻部光洁无毛,不禁喜悦地说道:“哇!原来你是我最喜欢的光板子哩!真是太好了!让我吻吻好吗?”
  我太太粉面通红,她娇羞地说道:“不要啦!羞死人了!”
  陆叔没有理会一于蹲下来把头钻到我太太的双腿中间,用舌头舔吻着她的阴户。我太太扭着身体说道:“陆叔,痒死我啦!不要再逗我了,快把你的棒棒插我吧!阿泽,你把我的乳房摸得好舒服哦!你坐到床上,我来吮你的肉棍儿,让你也爽爽吧!”
  阿泽果然头她的话,端正地坐在床沿。我太太争脱陆叔的纠缠,她扑到阿泽的地大腿,把小嘴儿往龟头吮了吮,又吐出来,把白嫩的粉臀摇了摇,对陆叔抛了个媚眼儿,娇声说道:“陆叔,我摆好姿势了,你从后面玩吧!”
  陆叔虽是个上年纪的人,但他的阳具特别巨大。比起我太太嘴里正在吐纳着的阿泽那条,足足粗长了一倍。幸好我太太的阴道已经很滋润了,而陆叔插进时也很有技巧。他轻处慢插,挤入一段,又退出少许。最后终于把粗硬的大阳具整条塞入我太太的阴道里了。我太太把阿泽的肉茎吐出来,回头媚笑着对陆叔说道:“陆叔,你的好大哦!把我底下涨得好紧哩!要轻一点哦!”
  陆叔没有立即抽送,祇把双手在我太太白嫩的肉体上到处游移。时而抚摸她光滑的背脊,时而轻捏雪白的粉臀。我太太则仍然把阿泽的肉茎横吹竖吸,把我平时教她的技巧完美地施展出来。阿泽正在摸捏我太太双乳的手开始颤抖了,看来他已经接近高潮。果然,他没多久就在我太太的小嘴里射精了。我太太把精液吞食下去,仍然把他的龟头吮着不放。阿泽笑着说道:“哇!好舒服,我可以了,你放开我,专心和陆叔玩吧!”
  我太太再次把阿泽的肉茎吮了吮,才吐出来。阿泽便躺到床上去休息了。
  陆叔的双手摸向我太太的乳房。插在她阴道里的肉棒也开始了轻抽慢插起来。我见到他的肉茎时而尽根送入,时而露出湿淋淋的一段。看来我太太的小肉洞已经很滋润湿滑了。接着,陆叔把粗硬的大阳具从我太太的阴道拔出来。他让她粉腿高抬着仰躺在床沿,然后握住她的脚踝把雪白的嫩腿分开。我太太立即知趣地把他的龟头对準着自己湿滑的阴道口。陆叔的阴茎又一次进入了她的体内。他一边玩摸着我太太的玲珑小脚,一边把粗硬的大阳具抽送得“唧唧”有声。
  接着,陆叔又示意我过去帮她扶着我太太的双腿,他则腾出双手去摸捏我太太的乳房。这时我太太已经舒服得欲仙欲死。见到这个场面,我心里并没有醋意,因为觉得无论是谁和她性交,祇要我太太是在享受着性爱的乐趣就好了。
  陆叔狂抽猛插了一会儿,终于在我太太的肉体里发泄了。他脱离她的阴道,对我说道:“让她躺一会儿吧!”
  说完就径自走进浴室去了。我扶着太太娇庸无力的肉体,让她躺到床上。太太对我递上一丝笑意。
  过了一会儿,陆叔从浴室出来,他和阿泽穿上衣服,便叫我拿出合约给他签了字。阿泽也在另一份合约上签我太太见到事情已经成功,立即像吃了兴奋剂似的,她浑身是劲地从床上坐起来,说了声:“多谢陆叔!”
  我笑着对太太说道:“陆叔对我们这么支持,不是一句多谢就可以报答的,一会儿到了别墅,你尽管豪放地陪她们玩。我绝对不会吃醋的!”
  陆叔招手叫我太太到他身旁,他抚摸着她的乳房,笑着对她说道:“好!一会儿我们到别墅时,再好好庆祝一番!到时我会安排一个好节目给阿浩,你也不能吃醋哦!”
  我太太到浴室去了一会儿,便穿带整齐地走出来,大家一起下楼。立中已经等候多时了,我向他使了个眼色,他明白事情已成,欢喜地打开车门让众人上车。我让太太坐在陆叔和阿泽的中间,自己坐到前面的座位。
  车子向新界方向驶去,我从倒后镜望过去,祇见后座的三个人似乎玩累了,在闭目养神,其实仍然是春色无边。原来我太太把左右两个男人的裤链都拉开了,她把两条肉棍都掏出来握在软绵绵的小手里。陆叔那条真够瞧的,除了我太太握住的部份,足足还露出三份之二。阿泽的就祇露出一个龟头。
  我突然发现太太的胸部有东西在动,仔细一瞧,原来两个男人都把手伸到我太太的酥胸,每人各玩摸着一只乳房。
  车子行了大约八、九个字的时间,终于到了陆叔的别墅,开门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身材稍微丰满一点,然而一对玉手不但小巧而且白嫩。陆叔称她叫玉娃。原来是这里的管家。众人下车之后,随着玉娃走进屋里。我走在后面,见到阿泽伸手去摸玉娃的屁股,玉娃祇是笑着把他的手拨开,并没有其他反应。陆叔搂着我太太则一路走,一边对我说道:“玉娃是我乡下的亲戚,她丈夫过身了,她和女儿彩玲偷渡过来找我。所以我让她们住在这里。俩母女都是入得厨房,上得水床好女人,不过我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每个月祇来这里一两次。今晚可要劳繁你安慰安慰她们哩!”
  我连忙说道:“陆叔的女人,我那敢染指呢?”
  陆叔笑着说道:“她们祇是我的工人,并非我的女人,不过即使是我的女人,我也应该舆你共享呀!”
  我们在客厅坐下,玉娃问陆叔要不要弄点东西吃。陆叔说道:“我们已经吃饱了,你进去休息,顺便叫彩玲出来,我有事情吩咐她做。
  玉娃进去不久,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走出来。祇见她生得唇红齿白,头上还梳着两条小辫子,苗条的身材一副娇俏的模样。对着陆叔亲热地叫了声:“陆伯伯!”
  陆叔指着我对她说道:“阿玲,我和阿泽今晚另外有节目,不需要你服侍了,这位客人是浩哥,你带他到客房,照平时你服侍我们那样,好好招嘌他,知道吗?”
  彩玲点了点头,便笑着对我说道:“浩哥,你跟我来吧!”
  我正要跟彩玲走,立中叫住我说道:“浩哥,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接你们吧!”
  陆叔连忙阻止,他说道:“阿立,你不能走,今晚你一定要和我们一齐玩才有趣,刚才在酒店里,我和阿泽都已经出过火,所以你一定要留下来,否则恐怕你的嫂夫人会咬碎银牙哩!”
  陆叔说到这里,把我太太拉到她怀里,摸了摸她的脸说道:“你说是不是呢?可爱的美人儿。介意让阿立也和你玩玩吗?”
  我太太虽然舆陆叔有过肌肤之亲,但是当众被他轻薄,也难免粉面飞红,她含羞说地说道:“你要问问我老公才行嘛!”
  立中连忙摆手说道:“不行的,我要走了。我是什么身份,怎么可以和你们玩在一起呢?再说……”
  我打断了立中的话,笑着说道:“不要再说啦!立中兄弟。玩得开心点吧!”
  我太太见我已经答应,就笑着对立中说道:“阿立,别装模作样啦!平时在公司里我就知道你老注意着我,祇不过碍着阿浩的面子,你才不敢对我乱来。今晚你大可横行无忌,我有心里準备,要煎要煮任你啦!”
  立中笑着对我太太说道:“你那么漂亮,十足大美人一样,陆叔和阿泽都仰慕你,我又怎么不会动心呢?如果你不是浩哥的太太,我早在写字楼就把你玩上了,还等到今天吗?”
  阿泽笑着说道:“好了!你们不要再斗嘴了。我们到陆叔的大房去,你们在大床上分个胜负吧!”
  陆叔也对我说道:“今晚真是太高兴了,阿浩,如果你不介意,不如带彩玲进来看热闹吧!”
  这时我虽然急着试试彩玲这个青春少女,又好奇地想看我太太和立中性交。想了一想,还是拉着彩玲跟大队进入了陆叔的套房。
  陆叔的大房果然设备豪华。柔和的水晶灯,八尺直径的圆形水床。陆叔指着圆床对大家说道:“彩玲就是在这里让阿泽开苞的哩!”
  彩玲含羞地说:“咦!陆伯伯笑人家!”
  阿泽也笑着说道:“当时陆叔怕他的大家伙挤爆她的大肉洞,所以由我代劳了。”
  陆叔又说道:“彩玲到现在仍然很怕我哩!每次我玩她,都要花很多工夫才能够进入她的体内。稍微用力一点,就依哇鬼叫。一点儿也不好玩。”
  阿泽笑着说道:“陆叔,你的尺码也实在太大了,连她妈妈玉娃都顶你不住,何况是小小年纪的阿玲。”
  陆叔道:“好了!好了!言归正传。凡是进入这间房的人,无论男女都要脱光衣服的,请你们各人自理吧!”
  我太太说道:“陆叔,我应该服侍你的。”
  彩玲也对我说道:“浩哥,我来帮你吧!”
  不消片刻,大房里的男女俱已一丝不挂。陆叔请我和彩玲坐到沙发上,他则和阿泽以及立中拥着我太太精赤溜光的身体到圆床上去了。
  陆叔和阿泽分别坐在我太太的两旁,他们玩摸我太太的乳房和小脚,我太太则握住他们的阳具轻轻套弄。在陆叔的指示之下,立中卧到我太太身上。猴急地把他的阴茎插入我太太滋润的小肉洞。一阵急促地狂抽猛插,把我太太玩得高声叫床起来。
  坐在我身边的彩玲,也看得脸红耳赤。我牵着她的手摸我的阳具,她摸了摸,就低头用小嘴含住龟头吮吸。我摸她的头髮,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还不很大,像肉包子一般大小。不过很有弹性。
  圆床上的立中在我太太的肉体抽送了大约一两个字时间,终于趴在她身上不动了。俩人静了一会儿,就一起进浴室去了。
  陆叔对我招手说道:“阿浩,抱彩玲上来玩吧!她可能已经第不及了。”
  我把彩玲抱到床上,陆叔立即把手指插到她阴道里一验,果然,当手指拔出来的时候,已经见到淫汁津津了。这时,我其实也很沖动了。于是我扑到彩玲的身上,彩玲伸出手儿,玉指纤纤把我的阳具道入她的小肉洞。彩玲的阴道很紧窄,把我的龟头吸地紧紧的。我抽送的时候很有摩擦感。
  过了一会儿,我太太和立中从浴室走出来,太太见到我正趴在彩玲身上狂抽猛插,就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说道:“弄我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落力!”
  陆叔把我太太来到她怀里,双手捏住她的乳房说道:“刚才讲明不準吃醋的,你已经犯规了,应该处罚你了。”
  我太太娇声说道:“罚我什么呀!我没有吃醋啊!”
  阿泽笑着说道:“罚她替陆叔吮阳具!”
  我太太笑着说道:“那也叫罚吗?你不罚,我刚才都吮过你呀!”
  说完,我太太就把头钻到陆叔怀里,含着他的龟头又吮又吸。刚才我太太含阿泽的时候,我见到她把肉茎整条吞入小嘴里,可现在陆叔的阴茎太大,她祇能含入一个龟头而且已经涨满了她的小嘴。
  这时,我谷着整个晚上的慾火已经熊熊燃烧,终于把精液喷入彩玲的阴道里了。我抱着彩玲到浴室沖洗后,便跟她到客房去。在长长的走廊上,彩玲对我说道:“浩哥,你试不试我妈呢?”
  我说道:“我刚和你玩过,怎么可以玩你母亲呢?”
  彩玲笑着说道:“不要紧的,阿泽也是这样玩我们的,他把这叫着“一箭双雕”,反正我们都是女人,女人天生就是用来给男人的阳具抽插的嘛!”
  我指着软软的肉茎说道:“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抽插呢?”
  彩玲笑着说道:“你放心好了,一定可以的,我妈就睡这里,你跟我进来吧!”
  我尾随着彩玲进入一个房间,果然见到玉娃躺在床上。玉娃见女儿带着男人进来,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彩玲说道:“妈,浩哥刚和我玩过,我们要稍费口舌才能继续。”
  玉娃对我逗了个媚笑,就将她的睡袍褪去。这时我不禁眼前一亮,原来她里面是真空的,脱下睡衣,即见到一具洁白晶莹.细皮嫩肉的娇躯。玉娃真是人如其名,她不但身材匀称,而且肌肤赛雪。特别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无论形状.肤色,都足予使我陶醉。刚才在外面初见时,我就注意到她一双十指纤纤的玉手。现在又看到她玲珑的肉脚更加逗人喜爱。
  彩玲推我坐在床上,玉娃随即把头钻到我小腹下。把我的阳具衔入她的嘴里,我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觉得非常滑美可爱。彩玲也亲热地凑过来,她跪在我背后,把一对乳房贴着我的背脊按摩。我的阴茎渐渐在玉娃的小嘴里膨涨发大,不过我并不急于进入她的肉体,因为她的口技的确不错,吮得我龟头怪舒服的。我摸到她的乳房,是一对丰满而富具弹性的肉球。想不到她女儿都已经这么大了,自己的肉体仍然保持得这么好。
  我突然起了想探索她阴户内容的念头,于是我示意她坐到我怀里。玉娃立即跨到我身上,她对我妩媚一笑,接着将玉手轻轻握住我的阳具,把龟头对準她的滋润阴道口,“噗”地一声,就把粗硬的大阳具整条吞入她的身体里了。
  一阵温软舒适感觉包围着我的龟头,玉娃的阴道虽然没有她女儿彩玲那么紧窄,但是她产生一种有节奏的伸缩活动。虽然她没有上下套弄,但是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像一张嘴在吸吮着我试试钻入她体内的龟头。她把乳房紧贴着我胸部,我双手顺着她的大腿摸到她玲珑的小脚儿。我心里想:等一会儿在她的肉体射精之后,一定要好好地把她的脚儿捧在手里仔细玩赏。
  彩玲仍然把她的酥胸不停在我的背脊摩擦。比较起这两母女,做女儿的彩玲固然青春活力。不过论成熟和风韵,说什么也比不上做妈妈的玉娃。现在正在和玉娃交媾中的我,真正体会到“软玉温香”这四个字。她那个特殊构造的阴道,把我的龟头吮得渐渐有了一阵跃跃欲喷的感觉。我对她说道:“玉娃,你躺下来让我抽送一会儿吧!否则我就要被你吸出来了。”
  玉娃温柔地说道:“你不必忍住嘛!尽管放鬆,要射精就射进去呀!你已经算很有能耐的啦!要是阿泽,早就在我里面一泄如注了。”
  我笑问:“阿泽是不是也和你们两母女玩过呢?”
  玉娃羞涩地说道:“那当然了,他喜欢一箭双雕,每次都是先玩我女儿,然后让我把他吸出来。陆叔就喜欢一对一,他说这样可以专心应付。我常被他玩得死去活来,可惜他太忙了,一个月祇能和我玩一两次。
  彩玲插嘴道:“陆叔的肉棍太大了,和他玩痛得要死!”
  玉娃笑着说道:“傻丫头,你太小了是真。你见妈岂不是和他配合得天衣无缝!”
  彩玲又说道:“妈,我见你现在和浩哥也玩得天衣问缝,人家心痒痒的,你让我一会儿好不好呢?”
  玉娃笑着对我说道:“浩哥,彩玲这个小淫娃发浪了,先让她和你玩玩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于是玉娃从我怀里站了起来。她站立的时候,我见到她的耻部长满了乌黑浓密的阴毛。虽然我对我太太的光板子最有兴趣,但是现在面对玉娃毛茸茸的阴户,我也殊有好感。我从来没有到欢场去滚红滚绿,来这里之前,我祇见过我太太和玉婷的阴户,而且和玉婷也祇是匆匆行事,根本没有时间看清楚她阴户的内容,祇知道她和我太太不同的是阴户周围生有乌黑的阴毛。现在的玉娃和玉婷又有不同,玉娃的阴毛主要生在小腹的三角地带,她的大阴唇仍然光洁白晰。
  玉娃的阴户在我眼前消失,接着出现的是彩玲的,彩玲的阴阜上祇有茸茸细毛。她的肤色比较深,没有她妈妈那样珠圆玉润。我甚至觉得她有点儿偏瘦。不过她胜在够青春,肌肤充满弹性。尤其欣赏她阴道里紧窄的收缩力,记得刚才和她交合的时候,仿佛我的阴茎套上一个细码的避孕袋。
  我阳具又一次进入彩玲的身体,她像玉娃刚才和我性交的姿势,用“坐怀吞棍”的花式和我合体,虽然进入时比玉娃要困难,但是做妈妈的玉娃在她女儿的阴道口涂了些涎沫,总算顺利地让我的肉茎塞入女儿的阴户里。
  彩玲的阴道没有她母亲那种如同婴儿吮奶似的功能,但是她尝试收腰挺腹时,却带给我另一种交媾的乐趣。那种舒服的感觉使我几乎想在她的阴道里射精,不过我想到刚才已经在她的阴道里射出过,现在应该均分雨露,在她母亲的肉体出一次才对。于是我捧着彩玲的臀部,将阴茎深深顶入她的阴道里研磨。这一下可把她玩得双眼反白,手脚冰凉。才让她的阴道和我的肉茎脱离。
  接着,我把彩玲软绵绵的娇躯推到床后。令玉娃躺在床沿。玉娃举高着双腿让我玩“汉子推车”,这个三十年华的少妇真是天生尤物。一对雪白细嫩的肉脚握在我手里,足予使我陶醉。我简直想把她柔若无骨的脚儿一口吃下去。虽然我太太的脚型和大腿也很迷人,但是玉娃那种骨细肉多,宛若婴儿似的驱体的确非常罕见,加上她一对销魂媚眼,使得我和她交媾时,觉得十分兴奋。
  刚才和她“坐怀吞棍”时,我几乎在她那个会吮吸的阴户火山爆发。但现在我采取主动时,我又像平时那样,有了控制自己的能力。我把她的粉腿架在肩膊,腾出双手搓捏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又挥舞肉棍在她的阴道里狂抽猛插。在我上下急攻之下,玉娃双目翻白,手脚冰凉,竟然失去知觉。
  我并不紧张,因为我太太极乐时也是这样的表现。我继续把玉娃肆意淫乐,她终于幽幽地潇醒过来,我也在这时把浓热的精液溅入她那会收缩的阴道里。玉娃轻轻哼了一声,嘴角挂上了一丝满足的笑容。
  把玉娃和彩玲两母女摆平之后,我突然惦记着以一挡三的太太,于是我离开玉娃的房间,循刚才来的路摸到陆叔的大房。从门口望进去,已经见到圆床上波浪滚滚。我不想惊动他们,便留步于门口观看。
  这时的陆叔双脚伸直仰卧在床上。我太太趴在他上面,看来她的阴道里一定塞入了陆叔粗硬的大阳具,阿泽跪在我太太后面,他的阳具插在我太太的臀眼里。立中则跪在我太太前面,让她的小嘴吐纳舔吮着龟头。我不知他你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玩的,但是由男人们脸上肉紧的表情看起来,他们已经到了高潮的阶段。果然过了一会儿,阿泽首先在我太太的屁眼里射精,接着立中也喷了我太太一嘴精液。他们先后地脱离我太太的身体,陆叔则翻身把我太太压在下面,强健的身体一上一下地运动着。
  我太太吞下立中射入她嘴里的精液,嘴里“伊伊呜呜”地呻叫着。看来她也到达兴奋的高潮。陆叔终于停止了运动,他静止了一会儿,然后从我太太身上爬起来。这时,我忽然觉得后面有动静,回头一看,竟有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站在我背后。原来玉娃和彩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站在我背后偷看。这时,陆叔也见到我们站在门口,便招手叫我们进去。我走进太太的身边,见她的嘴角和下体都沾满和洋溢着男人的精液,心里有点儿不舒服,但是见到她脸上那种兴奋还未完全退去的表情。我对她的担心也随之消失了。我太太笑着对我说道:“阿浩,我今天够刺激的了,好开心呀!你想再来一次吗?我还可以给你哩!”
  我摸着她的头髮说道:“我刚才已经和彩玲以及她妈妈玉娃玩过,你也够累的了,静静地休息一会儿吧!”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我準备向陆叔告辞,但是他留我们吃过宵夜再走。于是我和太太先进入浴室沖洗,我见到太太的肛门和阴户都有点儿红肿,便关心地问她会不会感觉有什么不适,我太太笑着说道:“你平时有时都一天搞我几次啦!又不见你问我有什么不适。”
  我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陆叔那条比较大嘛!”
  我太太摸着我的阳具说道:“你的也不小呀!你别看陆叔的家伙大,其实他不够你的硬,我觉得你弄我的时候比较有挤迫感哩!”
  我笑着问道:“那么立中的又怎么样呢?”
  我太太收敛笑容,她低声说道:“我不想多说些什么,不过你将会明白,无论发生过什么事,我所爱的祇是你一人!”
  我没有什么话再说,祇把她的娇躯紧紧搂抱。
  第二天,一切仍然和平常一样。太太也不再和我谈起这件事情,不过,我自己就偶然会悄悄地回味着我和彩玲母女的一夜缠绵。


上一篇:童身 下一篇:新小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