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美丽的小母马【作者:奴家】

美丽的小母马【作者:奴家】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摘要∶生於中国高官家庭的雅芳小姐,由於家庭遭遇政治变故,在逃亡南美时被卖到像中世纪时代的某庄园,做牛做马,倍受折磨。後来在庄园里遇到昔日的奴仆,现今是庄园主宠爱的性奴的小肖,小肖把雅芳驯养成性奴,百般淫虐。 

  (1) 

  一只漂亮的黄种美女狗蜷卧在阴暗但对她来说是温暖的狗窝里,她看了看身边已经酣睡的其她美女狗,无声地叹息,思绪万千┅┅往日的荣华我从前叫尚雅芳,来自遥远的中国。在中国时,我老爸是某军区副司令,我17岁高中毕业,没有参加考试就被保送进了军事学院。四年学习成绩还可以,并且入了党,因为我能歌善舞,人又漂亮,所以还当选了校学生会文艺委员。 

  毕业後在军队混了两年後,弄了个少校军衔,我们军只有我这麽一个23岁的女少校,尽管谁都知道这是由於我老爸和我准丈夫--我们军区司令的公子--的影响所致,但是军队里面级别观念很强,我这个黄毛丫头少校团长毕竟还管着一群女通信兵,神气十足。 

  我们家住在滨海的繁华都市里,在郊区海边军队高干居住区里拥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很多丁香树和花草,从窗户里就可以看见蓝蓝的大海,院子里有三座独立的小楼。配给老爸的女护士有两名,勤务卫兵1个班,男秘书2名,司机2名,高级轿车2部。 

  我自己不仅拥有一辆法拉利跑车,男友在我24岁生日时还送给了我1辆宝马。我的部下经常轮换着保持有一个班的女兵,在我单独起居的小楼里专门伺候我。这些女兵都是我的秘书帮我精心挑选的、年轻漂亮温顺的女孩子,她们都是些20岁以下的新兵,对我这个高干子弟加少校团长非常畏惧,因此也就非常驯顺,就连我的秘书,已经是中尉军衔的27岁老兵了,对我这个公主一样的上司也不敢怠慢分毫,把我奉若她的女王。 

  “哼!不如此,我早就把她贬到边疆去了。” 

  我是独生女,大概是从小养成的坏脾气,只知道颐指气使,没少打骂训斥仆人--老爸的秘书、卫兵、司机和护士。现在对我自己的秘书和勤务兵更是肆无忌惮,随意打骂,她们竟然没有一个胆敢稍有反抗的。 

  一天夜里,大概是因为白天多喝了一些水,我蒙蒙II地梦见要去小解,突然我被憋醒了,我睁开迷离的美丽的双眼,想了想?哦,是真的有尿耶。我躺在温暖的大床上,懒得起床夜尿,突然想出一个从未有过的鬼主意∶“谁值班呀?”我喃喃地召唤。 

  “首长,是我,肖蓉,和章薇。” 

  每夜都有两名值班女兵跪在我卧室的床头地台上,这是规矩。而且她们不穿军装,只穿很性感的内衣式短围裙,像西方中世纪的女仆一样装束,这是我男友的主意。 

  年轻女兵藕一样的白嫩双臂和已经丰满的漂亮大腿都露在外面,没有乳罩,丰满的乳房把围裙前胸撑得鼓鼓的,白嫩的屁股也暴露着,股沟里一条红色的细带紧紧勒进嫩嫩的肉缝里,前面仅有很小的一块粉红色三角布,勉强遮住年轻的花穴。还好,这些女兵都很年轻,阴毛刚刚长出,还没有蔓延很大地方,只是从窄窄的三角裤边沿露出一些软软的曲毛。 

  这种装束开始时她们都非常害羞,尤其是我男友来的时候,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以後,她们就习惯了。 

  “小肖呀,我要放尿,你上来,用嘴给我盖住,要喝下去,一滴也不许漏出来。”我眼睛也没睁,迷迷糊糊地嘟囔着。 

  “是!啊?┅┅首┅┅长┅┅什麽┅┅”小肖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惊慌地看着小章。 

  “是、是的。”小章冲她点点头,表示肯定∶“快呀!不然首长又要惩罚你了。” 

  “我┅┅是。”小肖尽管十分吃惊首长竟能下这样的命令,感到万分屈辱,可还是不得不服从首长的命令,因为这个公主首长太蛮横,平时稍有不如意,就严厉惩罚鞭挞,所以这些勤务女兵都十分怕这个小首长,已经养成逆来顺受的习惯了。 

  小肖从雅芳的真丝驼绒毯子脚端小心翼翼地爬进首长的被窝。首长穿着一件真丝睡袍,小肖轻轻把睡袍的下摆褪到小腹上面。被窝里黑觑觑的,什麽也看不见,但小肖可以闻到首长那年轻细嫩的肌肤所散发出来的淡淡肉香,尤其秘穴那地方特有的性骚气味,使小肖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怎麽办?要用嘴盖上去吗?这太侮辱人了!还要喝尿?!这┅┅这难道也是军人的天职?!”小肖屈辱、愤恨,但也骇怕。“我能抗拒首长的命令吗?能吗?”小肖内心十分矛盾。最後还是不得不横下一条心,张开朱唇,慢慢压在雅芳的秘穴上。 

  “哦┅┅”雅芳的腰部微微一震,两腿略微分开一些。雅芳这是第一次品尝到另一个女孩的嘴对於她秘穴的刺激。“呀!这种感觉好新奇,好舒服!”雅芳朦胧之中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快感! 

  “小肖,我有些尿不出来了,你舔一舔。”雅芳继续命令小肖。 

  小肖不敢怠慢,已经到这步,只好听天由命了,小肖也只好认真地做。尽管此前小肖也从未做过这事,但跟男友做爱 时,男友舔过的,所以小肖知道应该刺激什麽地方。小肖挺起软绵绵的嫩舌,在首长的肉缝里上下撩拨,首长的阴唇逐渐开始蠕动,跟小肖的嫩舌缠绵起来。小肖 竟然也渐入状态,贪婪地吮吸起来,时不时地把首长那两片嫩嫩的阴唇吸进嘴里使劲啜。 

  “哦┅┅啊┅┅好舒服┅┅”我开始有反应,腰部在扭摆着追逐小肖的火热嫩舌。 

  小肖开始用舌尖攻击首长已经凸起的肉芽,“哇┅┅啊┅┅哦┅┅”我在迷蒙中渐渐逼近高潮,感到浑身充满一种莫名的快感和骚动。“哦┅┅啊┅┅”小肖的舌头已经侵入雅芳的花巷了,蜜壶中无法抑制地涌出大量淫汁,“吱噜、吱噜”小肖饥渴地啜吸着雅芳的蜜液。 

  “啊┅┅啊┅┅啊┅┅我┅┅泄了┅┅要放了┅┅”雅芳激烈地喊了出来。 

  随着雅芳的叫春,雅芳达到高潮,同时憋急了的夜尿也一同放了出来。 

  “呜呜┅┅”小肖急忙盖紧嘴巴,可是尿放得太急太多,呛得小肖眼泪都出来了,连续喝了好一阵子,雅芳这才放完。 

  “哇┅┅哦┅┅好爽,真舒服!”雅芳长长舒了一口气,感觉通体畅快,骨头犹如散架一般,瘫软在温暖的被窝里。 

  “咦?!该死的,怎麽漏在床上了?” 

  “啊!我┅┅我我┅┅”小肖自知犯了弥天大罪,顿时吓得小脸煞白、浑身颤栗,结结巴巴地说∶“首长,我┅┅我错了┅┅请首长处分我。” 

  我当时睡意蒙I地说∶“先脱光衣服去外面跪着,头顶一碗水,反省。等明天再说。” 

  惩罚小肖小肖果然不敢违抗命令,顾不得羞耻,自己脱光衣服,端了一碗水,到外面院子里跪在那,头顶那碗水,不敢稍有晃动。当时可是深秋呀,夜里外面几乎只有零度,寒冷的海风吹得她肌肤如小刀细割一样万般痛苦,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年轻小姑娘的她,一丝不挂地跪在外面,自然更是万分羞辱。可她实在不敢违抗首长即使是在梦里下达的惩罚命令。 

  第二天天亮後,我老爸起来晨练,看见一个年轻姑娘赤身裸体跪在院子里,就走到她身边问她∶“孩子,你犯了什麽错?” 

  “我没有伺候好首长。”小肖羞愧难当,哆哆嗦嗦地回答。 

  “天这麽冷,要冻坏的,快回屋罢。”老首长怜悯地摸了摸小肖的冻得通红的脸蛋。 

  女兵的确冻得几乎支持情色五月天不住了,浑身已经发紫,两个就要发育成熟的乳房几乎冻硬了。而且赤裸着跪在人前,羞得恨不能钻进地缝。 

  “不、不,没有首长命令,我不能回去,我是军人,什麽困难都能坚持,我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小女兵坚定地回答。 

  “唉!这孩子,傻丫头。”老首长摇摇头走开了,也不知是说他女儿还是说小肖。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房东太太 下一篇:捆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