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山村女人肉系列】

【山村女人肉系列】



              山村女人肉系列


  字数:55817字
  TXT包:   (48.66 KB)   (48.66 KB)下载次数: 281






       系列一圈板坍塌猪死闯大祸养猪妇受罚以人代畜

  在大西南的重山峻岭中,有一个几乎被深山的密林掩盖了的小山村。这个村子只有一条通往外界的小路而十分的闭塞,这个小山村的名字叫做龙家窝,因为村子的周围全是高山密林,而村子正是处在山窝窝里的,故而叫做龙家窝。在这个龙家窝的村子里边,有一户龙姓的大户人家,其主人名叫龙嗣海。这个龙嗣海仗着父辈留下来一些遗产,做起了跑缅甸走私的非法买卖。当然,他本人并不经常亲自来回奔波,主要是他的手下负责来回穿梭于中缅之间给他赚取银钱。
  这个叫做龙嗣海的有钱人,自幼胆大包天性情粗暴蛮横。自他涉足走私赚得了大量的银钱后,为人就变得更加的残暴。在这个小山村里,没有人敢招惹他,不然,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从村子里边蒸发掉。

  在龙嗣海的宅院里,院中有院宅中套宅,初来乍到之人弄得不好就会在他的府中迷路。龙嗣海有四个老婆,个个妖艳而刁蛮,真是什么样的夫就会讨什么样的妻。龙嗣海府中除了长年在外跑走私的上百家丁外,还有固定看守宅院的四十多个家丁。因为当时这个年代刚刚进入民国初年,外面世界的文明已有所提升,而这个十分偏僻十分闭塞的龙家窝,却仍然停留在接近奴隶社会的状态之中。只是,龙嗣海的家丁们却个个配备了手枪和步枪,算是有点先进了。

  龙嗣海和他的四个老婆整日吃喝玩乐,是从来不干任何活的。他家养有厨娘七八个,养猪婆五个,干打扫卫生等杂活的女仆有七八个。龙嗣海的后院有他的厨房,距后院不远的一个地方就是龙嗣海家的养猪房,实际上也就是一个专门养猪的又一个后院。在这个专门养猪的院子里边,有一排猪圈,养了五十多头猪。
  有五个年轻妇女住在这个后院里边,专门从事养猪的活计。这五个专门负责养猪的年轻妇女全都挤住在一间屋子里边,平时她们起早贪黑的干着饲养那五十头生猪的全部活计,十分的辛劳。

  在龙嗣海家的这个养猪房内,其猪圈的结构是属于南方的那种板圈。什么叫做板圈呢?这大概只有西南地区农村的人才知道其究竟。所谓板圈,实际上就是建在一排大平房里边的木结构猪圈。猪圈分为上下两层,上边是四周有木结构围栏,圈板(地板)是稀疏排列的木板。就是这样的一类的木结构猪圈,它的下边就是大粪坑,圈里的猪排泄的粪便就透过稀疏的圈板之间的格缝,排进下边的大粪坑里边。

  一天下午,龙嗣海既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事似的,又像哪根神经不太对,他和几个手下突然转到这个养猪的后院来了。一进到院子里边,一眼就看见其中的一个猪圈的已经断裂而掉着的圈板,他立即快步赶到跟前查看究竟。这一看,看得他气不打一处来……,原来:猪圈的几块圈板已经断掉,圈里的猪有三头已经掉进下面的粪坑里边淹死了,另两头猪也险些掉下去。「左立秀!高秀贞!」「左立秀!高秀贞!」,龙嗣海愤怒地高声喊着其中两个养猪妇女的名字,但始终没有人回答,这就使得龙嗣海更加的怒火万丈,龙嗣海立即转身朝着五个养猪妇住的那间屋子走来,门大开着,只见五个养猪婆赤身裸体的躺在木板床上,睡得就像死猪一样。她们那丰满的身子白晃晃的七横八竖的躺在木板床上,看起来就像是那猪圈里圈养着的肥猪一样。各位看官,当时正是夏季,况且在那个年代人们还没有穿内裤的概念,更不用说在龙家窝这样一个十分偏僻十分闭塞的小山村里边,尤其是在盛夏酷热难当的季节,本身就没有几件破衣裳穿的养猪妇女了,故而她们就更加的不可能穿着什么睡衣睡裤或者内裤睡午觉了。龙嗣海要在平时若看见这个场面,说不定淫心大发,定要玩弄她们一番。但现在,他完全就没有那种兴致。只听得「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一阵皮鞭抽打在肉上的声响,就见那几个白晃晃的肉体突然猛醒过来东躲西闪。「你们这几个臭婆娘,这下看你们怎么向老子交代!猪都死了!你们却他妈的还在睡懒觉!」说完,又是一阵皮鞭抽打肉体的响声。几个一丝不挂的养猪妇女鬼哭狼嚎般的惨叫着。「左立秀!高秀贞!你们说说!为什么不干活,却在这里睡觉!猪圈烂了,猪都死了!
  你们却胆敢在这里睡觉!?「龙嗣海边用皮鞭抽打着她们那一丝不挂白晃晃的身子,边叫着左立秀高秀贞这两个女人的名字训斥着。左立秀高秀贞和其余几个女人连声说着:」究竟怎么回事嘛?什么猪死了?「龙嗣海再次边用皮鞭抽打她们那赤裸的身子,边重复着刚才的怒骂。然后,龙嗣海将手中的皮鞭在高秀贞的脖子上一缠,将她往猪圈那边拖去,龙嗣海的几个手下紧接着也把左立秀等几个女人驱赶到猪圈那里。

  高秀贞、左立秀等五个年轻女人被赤条条的拖到断了圈板的那个猪圈跟前,她们一看这个场景,个个都吓得傻眼了,她们清楚的知道残暴的龙嗣海将会用何种手段来处置她们……,她们几乎同时都瘫软在地上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来呀!给我把她们捆了手脚抬 到前边内院去,我要召集上上下下的人都来看她们将是如何的下场!」龙嗣海大声地喊道。「遵命!」家丁们高声地答话。其中的一个家丁马上去找来一捆粗麻绳,他们把高秀贞、左立秀等五个养猪的年轻女人全都双手双脚反绑在背后,然后,找来五根木杠把她们就象抬猪那样抬到前边的内院去了。

  五个年轻女人被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反绑着双手双脚抬到前边的内院后,龙嗣海命家丁们把她们解开,然后,用粗麻绳捆住她们的双手将她们全都裸体吊在院子靠墙边的一根长长的粗横杆上,龙嗣海同时叫人把府中上上下下的人全都召集拢来。一会的功夫,人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内院。当人们一走进内院,就见靠墙边的那根粗横杆上裸体吊着五个年轻女人,大家都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知道龙嗣海召集大家来训话。但他们估计是这些女人犯了很可拍的罪过,下场可能十分的凶险………龙嗣海见人都到齐了,就大声的训起话来,他高声的吼道:「大家都来了,你们也都看到了这院子里边吊着五个臭娘们!可能你们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她们光着身子吊在这里,现在,我就向大家说个明白!她们这五个臭娘们不好生的干活,猪都掉进粪坑里淹死了,可她们却还在睡大觉!真是罪该万死!」龙嗣海说道这里,向众人看了一下,又看着那五个被裸体吊着的年轻女人,只见她们个个已泪流满面且恐惧得浑身颤抖。龙嗣海接着又高声吼道:「我现在向大家宣布,这五个臭娘们罪不可饶!就是把她们卖两次三次,都卖不出死掉那三头猪的价钱来!所以,就必须用她们来代替猪,因为那三头猪加起来有六百来斤,而她们这五个臭娘们加起来也就七百多斤。所以啦,现在,就把她们当作肥猪来宰杀掉,把她们身上的肉用来顶替猪肉!」接着,龙嗣海吼道:「屠夫准备,开始宰猪!」

  只见屠夫和家丁们在院子当中支起了一口大铁锅,是要用来烧水准备烫猪的;另外几个家丁把一个长条形的杀猪凳抬到院子当中摆放好;还有两个家丁拿来很多铁钩子挂在吊那五个女人的横杆上,就是专门用来挂猪肉的那种铁钩子。横杆上被裸体吊着的那五个女人看见这个架势,知道她们马上就会像猪一样的被宰杀了,个个悲痛的哭了起来………

  很快,大铁锅里的水烧好了,家丁们先把高秀贞从横杆上放下来,再把她抬起来放进那个装有大半盆热水的烫猪的大木盆里浸泡着,然后,屠夫和一个家丁又把高秀贞从大盆里弄出来,并把地上的两块木板放在大木盆上,再将高秀贞抬起来平放在两块木板上。这是一种椭圆形的烫猪的大木盆,把一个被宰杀的女人平放在上面,长度刚好够。家丁用一个木瓢不停的往高秀贞身上淋水,屠夫则拿起杀猪刀在高秀贞那肥白的身子上来回的刮,是要刮去她身上的茸毛,然后,屠夫和这个家丁将高秀贞反转身来仰躺着,屠夫用一个金属夹子(就是乡下杀猪拔猪毛的那种铁夹子)把高秀贞的阴毛一绰一绰地全部拔掉,接着,又把她的两个腋窝处的腋毛也全部拔掉。家丁又舀了几大瓢水把高秀贞的身子冲洗了一遍,经过这样一番洗涮刀刮,高秀贞那肥白的躯体显得更加的皮光肉滑红润白嫩,用她这身肉来代替猪肉,那肉质和味道远在猪肉之上!接下来,屠夫和家丁把烫洗干净后的高秀贞从大木盆上面抬下来,将高秀贞抬到院子当中的那条杀猪凳跟前,把她侧身平放在杀猪凳上,家丁用双手使劲按住高秀贞的上半个身子,高秀贞这时已经知道她即将同猪一样,要被割喉放血,她拼命地挣扎着,她那两条肥白的大腿不停地使劲乱蹬着,她嘴里发出了恐怖的哀嚎。屠夫拿着锋利的闪着寒光的杀猪刀走到杀猪凳跟前,他左手抓起高秀贞的头发,把她的头向后拉着,使她那雪白的脖子对准地上那个用来接血的木盆,右手握紧杀猪刀一下子捅进高秀贞那白嫩的喉咙,然后,迅速的将刀抽出,只见鲜血如泉涌般的喷了出来淌进地上的那个接血的木盆里。高秀贞剧烈地挣扎着,她那两条雪白的大腿使劲的乱蹬着,她那肥白的屁股也剧烈的扭摆着。负责按住她身子的家丁险些把她按不住了,这时,又上来三个家丁才将高秀贞那剧烈挣扎着的肥白身子按住,渐渐的,她的挣扎变得迟缓而无力了,她那被割开的喉咙也只是小股小股地往外流着鲜血。
  高秀贞被按在杀猪凳上割喉放血后,屠夫和几个家丁们就在她的两只脚螺处各绑上一根粗麻绳,再将她从杀猪凳上抬起来,把她抬到墙边吊着女人的那根粗横杆上,将她两脚分开呈「Y」字形倒吊在横杆上,又在地上放了一个大盆。屠夫先用杀猪刀割下高秀贞的头颅,再用刀砍下她的双臂,将她的头颅和双臂吊挂在横杆上。然后,用杀猪刀从她那肥嫩的阴道处插进去往下割,一直割到胸腔以下,再用杀猪刀把她那体内的大肠小肠肝脏等器官一件一件地割下来,把这些内脏丢进地上的那个大盆里边。接下来,屠夫用杀猪刀从高秀贞的腰部横割进去,把高秀贞腰部以下(她的上半身)的躯干整个给割下来,用铁钩子将高秀贞的上半身躯干倒挂在横杆上。接下来,屠夫又用杀猪刀从高秀贞的左大腿根部切割进去,再砍断她的大腿腿骨,高秀贞的左大腿被齐根砍断后,她那连着肥白臀部的右大腿一下子失重而来回晃荡着。屠夫用手扶住高秀贞那晃荡 着的右腿,叫家丁用双手端住高秀贞那肥大的臀部,他再用杀猪刀从高秀贞右大腿的根部横切进去,砍断大腿骨后,高秀贞那个硕大的肥白屁股被整个的切割下来了。家丁用一个挂猪肉的铁钩子从这个被割下来的肥白屁股的肛门扎进去,再从阴道处穿出来,然后,把高秀贞的这个白晃晃的肥硕屁股挂在横杆上。屠夫接着又把高秀贞的那两条肥白大腿砍成好几节也用铁钩子挂在横杆上,最后,屠夫把高秀贞的那两只肥白的肉脚取下来放在一个大盘子里边。

  就这样,体型长得丰肥白嫩的高秀贞被宰杀后,她那雪白的身子被肢解切割成几大块挂在横杆上,如同挂的猪肉一般,但远比那猪肉更加的能刺激起人的食欲。这时,左立秀等几个仍被吊在横杆上的年轻女人,均被刚才宰杀高秀贞的全过程给吓得魂不附体,只是绝望的哭泣了。

  接下来,屠夫决定宰杀左立秀。左立秀同高秀贞一样个头较大且丰乳肥臀,屠夫本打算把这个左立秀还是按在杀猪凳上宰杀,但想起刚才宰杀高秀贞时,那个家丁差一点就没有把她按住。于是,决定将左立秀倒吊起来宰杀,这样就比较轻松一些,因为不需要专门用人按住被宰杀的女人了。家丁们按照屠夫的吩咐,把左立秀两只脚分别绑起来,把她裸体呈「Y」字形倒吊在横杆上,并在左立秀的头下放了一个接血的木盆。家丁用一条绳子把左立秀的双臂反绑在背后,屠夫拿着那把刚刚宰杀过高秀贞的杀猪刀走过来,一把抓住左立秀的头发,把她的头颅往后向上提起,为的是使她的喉咙对准地上那个接血的木盆。屠夫用手握着杀猪刀迅速的捅进左立秀的喉咙并来回地割了几下,鲜血大股大股地从左立秀那被割断的喉咙处喷了出来,左立秀那被倒吊着的肥白身子剧烈的晃动着,屠夫将杀猪刀往旁边一放,双手抓住左立秀那晃动着的头颅使她的头无法继续晃动,鲜血继续大股地往木盆里流着。很快,地上的木盆里边就接了半盆鲜血。在左立秀的挣扎变得微弱以后,屠夫用杀猪刀割下了左立秀的头颅交给家丁拿去挂在横杆上;又先后砍下左立秀的两条手臂仍然由家丁拿去挂在横杆上。接着便是对左立秀开膛剖肚掏空内脏,屠夫还是先用杀猪刀把已经被开膛剖肚了的左立秀的上半身躯干割下来,由家丁把左立秀的这个上半身挂到横杆上去。接下来,左立秀那个同样硕大肥白的臀部被整个切割下来也被挂到横杆上去了。最后,左立秀的两条肥白大腿被从双脚脚螺处砍下来倒挂在横杆上,她的两只白晃晃的嫩脚照样被放进一个大盘子里边。

  把高秀贞和左立秀这两个年轻女人宰杀后,她们那被肢解下来的肢体肉块挂满了横杆。这时,龙嗣海叫几个家丁把挂在横杆上的女人肉块取下来分类放到几个大盆里,把横杆腾出来继续宰杀剩下的三个年轻女人。被裸体吊在横杆上马上就要被屠宰的这三个年轻人,她们的名字分别是:侯玉芬、梁素珍,范香翠,她们同样也具有丰腴肥白的身子,这就同样使得她们那被裸体吊着的样子十分地诱人,这个时候,因为她们是要被当作肥猪宰杀掉供人吃肉的,所以,这时她们那肥白的肉体主要也就只是诱惑人们的食欲了!

  侯玉芬、梁素珍,范香翠这三个年轻女人先后被象屠宰左立秀那样,被捆住双脚裸体倒吊在横杆上陆续被宰杀了。把侯玉芬、梁素珍,范香翠她们这三个年轻女人宰杀后,横杆上已经挂满了女人肉块。龙嗣海这时大声地宣布道:「大家都看到了,这五个害死了猪的臭娘们她们已被我给当作猪宰了!由于现在是夏季,天气炎热,我决定,今天晚上就把其中一个女人的肉弄来做成宴席,请你们每个人都来吃女人肉宴席。其余的肉块,现在就用盐腌制起来做成腊肉,我们以后再慢慢的吃用。」接着,龙嗣海叫他府中的几个厨娘们去炒一些盐,要在盐里边放一些八角粉胡椒粉花椒粉和干姜粉一起炒,用这样炒制的盐来腌制女人肉,到时间大家就可以吃到这世间最好吃的腊肉了。龙嗣海府中的厨娘们炒盐的炒盐,腌肉的腌肉;另有两个厨娘开始用女人肉块准备晚餐了。就这样,约一个多时辰后,厨房里边那几口专门用来制作腊肉的酱缸全都装满了腌制过的女人肉块,同时,厨房里散发出来的肉香气味越来越浓。在飘逸浓郁肉香的厨房里,厨娘们忙前忙后,终于做出了几大桌的女人肉菜肴。

  龙嗣海同他的四个妖艳的老婆一起来到了吃饭的堂屋里,一进得堂屋,奇异的肉香扑鼻而来。只见四个圆形的大餐桌上摆满了各种肉菜,热气腾腾香味诱人!
  四个餐桌的正中间的一个大盘子里边,都摆放着一双一看就知道是蒸熟了的女人脚,这道菜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清蒸玉足」;同时,四个餐桌上还有一个盘子里边放着一只被蒸得滚瓜烂熟的女人乳房,看起来特刺激人的食欲!这道菜按照现在人们的说法,应该叫着「清蒸肥奶」;其余的菜肴大致上是一些炒肉丝炒肉片回锅肉红烧肉粉蒸肉酥肉炖排骨等等,总之,各式菜肴均散发着浓郁的肉香,极大的刺激着龙嗣海及其家人们的食欲。就连龙嗣海的那四个妖艳的老婆,都被这诱人食欲的肉香刺激得食欲大增,完完全全的失态的吃起了她们同类的肉来,直吃得她们满嘴飘香口角流油。

  半个月后,在龙嗣海府宅的内院里,那根曾经用来宰杀过五个年轻的养猪妇 女的横杆上,挂满了腊肉,这些用女人肉腌制的腊肉挂在这根长长的粗横杆上,目的是为了风干,使其成为世间最美味的腊肉。


       系列二大当家听信巫师谗言屠女妓食肉炖足补身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一年有多,这个龙嗣海的三老婆(权且称她为三姨太吧)
  赵玉莲生下小孩后,几个月了一直面色蜡黄极为体弱卧床不起,龙嗣海请来好几个老中医,也吃过许多的药方,只是未见其效。一日,龙嗣海派人从外地请来一个巫师,让这巫师给看其究竟。巫师看过三姨太那面色,略思片刻之后说道:「龙大当家的,三姨太的身子并无大碍,只是她的身子极度的虚弱,需要用偏方进补才可见效。」龙嗣海问道:「你只需直言,有何偏方可救她性命?再难我也能办成!直说无妨!」巫师道:「三姨太身子过度虚弱,必须进补!只是这进补的方子非同一般,不知大当家的敢否为之?而一般的进补方子很难奏效!」龙嗣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请你直言,但说无妨!」巫师说道:「这三姨太的身子虚弱得过分实属罕见,目前,只能对三姨太采用以人补人的方子,再加上一些药材方可见效!」尽管龙嗣海并不是那种没有吃过人肉的人,但他对刚才巫师说的「以人补人」的准确意思还是不太明白,于是问道:「请先生明示。」巫师继续说道:「所谓的以人补人,就是要用年轻女人身上的肉加上一些药材清炖后供三姨太食用,天天如此,过些时日,三姨太便可好转。若能长年坚持此方进补,可保三姨太体质大增百病皆除!」龙嗣海对巫师说道:「我道是什么偏方呢,却原来只是这么一个偏方。我原本也是知道的,只怕我的三姨太不愿吃女人肉,故而没有多往这方面想罢了。」

  送走巫师过后,龙嗣海叫来心腹手下刘建邦,命他带几个家丁外出一趟,并对刘建邦耳语了一番。只见最后刘建邦拱手说道:「东家尽管放心,这等小事,我等手到擒来!」然后,刘建邦便带着几个家丁外出去了。且道这龙嗣海对刘建邦究竟耳语了一番什么样的话,却见那刘建邦完全视作一件如囊中探物的小事心情轻松的外出了。原来,龙嗣海吩咐刘建邦带上几个家丁到外地去给他买一些皮肉长得细嫩些的年轻女人回来,并叮嘱一定得要长得肥嫩一些的年轻女人才能买回来。龙嗣海决定派刘建邦从外面买一些年轻女人回来,宰杀后给三姨太进补。
  半个多月后的一个黄昏,刘建邦及其随从回来了。带回来了三十多个年轻女人。个个看上去长得都还不赖,刘建邦把这群买回来的年轻女人带到龙嗣海的一间卧室里,龙嗣海命人将这些年轻女人全部脱光衣裤,他要检查她们身上的肉质如何。这群女人被扒光上下衣裤,胆颤心惊的接受着龙嗣海就像挑选猪肉那样的检查。待龙嗣海检查完毕后,对刘建邦满意的说道:「活干的不错,你到账房先生那里去领一千两银子,其中你五百两,余下的五百两你就平分给随你一道的几个家丁吧!」刘建邦拱手对龙嗣海说道:「谢过大东家!我这就去领赏钱去了。」
  「且慢,你先把她们带到厨房去让厨娘们给她们做顿饭吃了,我可不想让她们饿瘦了掉膘。」龙嗣海对刘建邦这样说道。「遵命!」刘建邦同几个家丁一道,把这三十多个年轻女人带到厨房去了。到了厨房后,刘建邦对厨娘们讲了东家的吩咐,厨娘们便立即开始给这群年轻女人们做起了饭菜来。而那刘建邦却去账房先生那里领取赏银去了。

  被刘建邦吩咐留在厨房的几个家丁,见这群年轻女人吃过饭后,就命令她们准备洗澡,并叫厨娘们给她们烧洗澡水。一个多时辰过后,这群吃过晚饭后的年轻女人们便都先后陆续洗完澡了,待她们从洗澡房出来后,几乎个个都很有一些个姿色,简直令人邪念大生!这时,龙嗣海来了,他是专门来检查这群给女人洗涮过后的肉质是否能让他满意,当他一眼看见这群丰乳肥臀丰腴肥白的年轻女人时,他简直看呆了……半晌,龙嗣海才对和他一起过来的屠夫说道,明天上午,就把她们中间的随便拉一个出来宰杀掉,把肉全部用来清炖,并按照巫师要求那样要加进一些药材一起炖,然后,给三姨太滋补身子用。

  屠夫答道:「放心吧!大当家的,这事保证办的让你满意!」

  次日早上吃过早饭后,屠夫和一般家丁们就把这三十多个年轻女人全都弄到内院里来,把其中的一个年轻女人扒光衣裤后将她裸体倒吊在了那根粗横杆上,将她割喉放血开膛剖肚后,被宰杀的这个年轻女人那肥白的躯体只一会的功夫,就被肢解切割成两大盆渲嫩的肉块被抬进了厨房。被弄来观看宰杀女人全过程的其余的年轻女人们,她们看到刚才那个被当作肥猪宰杀的女人被屠宰的全过程时,她们中间早已有一些女人被吓得魂不附体了,但也有少数几个女人似乎听说过或者见识过屠宰女人的情景,再或者她们早就已经知道她们被人买来的结局就是这样被人宰杀食肉的,心里已经有了思想准备,所以少数几个女人并没有被刚才宰杀那个年轻女人的场面给吓着了,反倒有点愿意接受这样一种结局的心态。
  就这样,在龙嗣海府中的内院里,每隔几天就会有一个年轻女人被裸体倒吊在那根粗横杆上,象猪一样的被宰杀被肢解;然后,就是装满了鲜嫩肉块的两个大盆被人抬进厨房,由厨娘们把这些女 人肉块炖熟后给三姨太送去滋补身子。如此这般隔三岔五的宰杀一个年轻女人,把女人肉炖熟后供三姨太食用,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三姨太的身子骨明显的好了起来,也有了很好的精神,面色也变得光滑红润,完全恢复了三姨太那本来的面貌。

  三姨太极度虚弱的身子,经过用年轻女人的人肉进行不间断的进补后,三姨太的身体已经彻底的康复了,她身上的皮肤也变得光滑雪嫩白里透着红,她的脸色变得白嫩红润,恢复了她原来的那种妖艳的容貌了………

  但是,三姨太的思想却变得病态了,因为在治疗进补的过程中,她已经对美味的女人嫩肉有了摆脱不掉的依赖性,故而,在她康复以后,美味的女人肉却并没有从她的餐桌上消失………


        系列三天降暴雨山洪暴发穷夫妻意外获肉食

  民国七年的盛夏季节,西南地区某小山村的一个夜晚突遇一场大暴雨,暴雨持续了三个多时辰,山洪暴发,房屋倒塌,村民蒙受巨大损失………但这场夜里突然因暴雨而爆发的山洪,有人却从中受益了,且看:住在村子南边两公里外山脚下边地势较高位置的一对穷夫妻,丈夫名叫王宏发,妻子名叫韩小翠。这对穷苦的年轻夫妻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成天靠挖野菜充饥度日。这天早上王宏发去另外的一座上山挖野菜的路上,看见山沟里波涛汹涌的洪水中的一个拐弯处,漂浮着两个白晃晃的东西,远处看不清楚那两个白晃晃的东西究竟是什么,王宏发便顺着山坡下到山脚下,再往那拐弯处走去。

  这个洪水的拐弯处水流形成回水,洪水里边漂浮着的东西只在原地来回漂浮晃荡。待王宏发走到跟前时才看清楚这白晃晃的东西竟是两具赤裸的女人身体,王宏发赶紧跑回家去,将院子里放着的那根专门用于打捞河里漂浮物的长长的竹竿拿起来,再一转身迅速地跑到山洪的拐弯处。王宏发拿来的这根长长的竹竿的端部固定有一个铁钩子,是专门用于打捞洪水冲下来的东西的一种工具。王宏发将其中的一具漂浮的女人身体勾到岸边往上使劲一拖,将洪水中的女人拖上岸来扔在地上后,他又迅速的将洪水中的另一的漂浮着的女人拖上岸来,这时,王宏发已累得一下子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待他稍一缓过劲来时,他看了一下地上躺着的这两具女人的身子,她们全都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其中一个年龄约有四十几岁,另一个大约二十一二岁,看上去是一对母女。这两具赤身裸体的女人身子均长得十分的肥白,看上去皮肉非常的滑嫩。但那个年轻姑娘看上去明显的已经死去了,而那个四十几岁的女人的腹部好像还在起伏着,似乎还有一口气。王宏发赶忙背起这个还没有烟气的女人往家跑,跑回家中将女人放下来,设法使这个女人肚子里边的水倒出来,但就是不见有水从女人的口腔里吐出来。这时,王宏发的老婆走过来对他说道:「还不如把她倒吊起来,她肚子里边的水就可以倒出来了。」

  王宏发赶紧拿来绳子,把女人的双脚捆住将这个女人倒吊在院子里的一根横杆上,他不断地挤压女人的腹部和胸部,企图使这个女人把肚子里边的水吐出来,但始终不见她嘴里吐出水来。突然,被倒吊着的女人的身子剧烈的抽搐了几下便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这个四十几岁的女人到这时才彻底的断气了。王宏发夫妇看着这个被一丝不挂裸体倒吊着的刚刚咽气的女人的身子一筹莫展,王宏发的老婆韩小翠却说道:「王哥,你看咋办?是把她埋了还是怎么……」韩小翠的话刚说到这里,王宏发突然打个手势叫她别说了。然后,王宏发对他老婆韩小翠说到:「有主意了!河边还有一个女子,我去把她弄来!」说完后,王宏发转身就朝河边跑去了。

  不一会儿,只见王宏发肩上扛着个白晃晃的东西朝家里走来。待王宏发走的近了一些的时候,韩小翠才看清楚她丈夫肩上扛着一个白晃晃赤条条的裸体女子,女人屁股朝前头朝后的被扛在王宏发的右肩上。待王宏发走进院子里把肩上扛的裸体女子放到院坝的地上时,韩小翠才看清楚这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但她明显的已经死了。不过,这个已经死去的姑娘的身体看上去却还很有一些诱人之处,姑娘的身体丰满肥白皮肉光滑非常的鲜嫩。韩小翠对王宏发说到:「王哥,你把这个死女子扛回来干啥嘛?」王宏发对韩小翠说到:「你还没有看出来这对母女的身子又多肥嫩吗?干啥子!你说干啥子!你跟我好久都没有吃过一点像样的东西了,天天尽吃一些煮野菜,肚子一天到晚都是饿的!」说到这里,王宏发看了一些地上的裸体女尸和横杆上倒吊着的那具裸体女尸。韩小翠突然发问:「你要吃她们?!」王宏发回答道:「不吃她们!难道吃你呀?!」韩小翠嘴里发出「那…那…」,她还没有「那」完,王宏发指两具女尸说道:「她们是一对母女,是被昨夜里的洪水给冲下来的。看样子她们睡觉以后突然被爆发的山洪给冲走飘到我们这里来了,你看看,她们刚死不久,她们身上的都肉还是新鲜的,把她们埋了不如我们来把她们吃了。我们好久都没有吃过肉了,难道你就不想吃肉吗?!」韩小翠看了看这两具白晃晃的裸体女尸,见院坝里地上躺着的这个裸体的年轻姑娘身上的皮肉之好,无可挑剔。就连院坝里横杆上裸体倒吊着的那 个四十几岁的女人的身子,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皮光肉滑细嫩肥白。韩小翠心里在想:若把这母女二人身上的肉割下来煮熟吃,那肯定比那猪肉好吃得多!加上天天尽吃一些煮野菜,肚子里一丁点油水也没得,也该有一些肉吃了。韩小翠想到这里,她仿佛已经嗅到了阵阵的肉香,她便对王宏发说到:「王哥,你说的也是!
  她们这对母女身上的肉确实肥美鲜嫩,把她们埋了,还不如把她们弄来吃了。再说,我早就想饱饱地吃上一顿肉了。她们这对母女身上的肉看起来真的还很不错,那我们就干脆把她们吃了吧!「王宏发说到:」吃!肯定是要把她们吃了的,但一两天也吃不完,大部分肉还得腌制起来做成腊肉,才可以天天有肉吃,而肉又不会坏掉。「韩小翠说:」那我们就来把她们开膛剖肚吧!「

  就这样,王宏发两口子先把地上躺着的那个裸体的年轻姑娘也倒吊在横杆上,接着,王宏发拿来一把杀猪刀,一前一后先把被倒吊在横杆上的母女二人的头颅割了下来,又把她们母女的双臂齐肩砍下来。然后,韩小翠提了一桶开水来,用一个水瓢舀了一瓢开水往那姑娘的阴道处淋下去,然后,把这个年轻姑娘的阴毛全部拔掉。又舀了两瓢开水往姑娘的两个腋窝处淋下去,将姑娘的腋毛也全部拔掉。然后,韩小翠又把装有开水的木桶提到被裸体倒吊着那个四十几岁的女人跟前,同样先用开水淋她的阴道,拔掉这女人的全部阴毛;再用开水淋她的两个腋窝出,再拔掉全部腋毛。

  这边,王宏发已用杀猪刀把被裸体倒吊着的年轻姑娘的尸体开膛剖肚,姑娘的内脏已被一件一件地割下来放进地上的一个木桶里。最后,姑娘的身体被用杀猪刀给砍成了两瓣倒挂在横杆上。这时,韩小翠已经将被裸体倒吊在横杆上的那个四十几岁的女人身上洗刮干净,阴毛腋毛已被拔得精光。王宏发拿着那把杀猪刀走过来,把这个女人开膛剖肚扒净内脏,最后把这个四十几岁的女人的身体也用杀猪刀砍成了两瓣。到这时,只见院子里的横杆上倒挂着四瓣白晃晃的女人身子,活像屠宰场肉架上倒挂着的四瓣猪肉,刺激着王宏发夫妇的食欲。王宏发用杀猪刀把那个中年妇女的半个身子从大腿根部看下来,再把这个被砍下来的半块女人躯干扛到厨房去,待他从厨房里出来后便对他老婆韩小翠说到:「你进去煮肉吧,这院子里的肉我来砍成小块,等一回马上用盐腌制起来做成腊肉,好供以后慢慢的吃。」

  约一个时辰后,从王宏发两口子厨房里散发出阵阵的肉香气味。这诱人的肉香气味越来越浓,极大的刺激起了在院子里腌肉的王宏发的食欲。


       系列四阵阵肉香诱来苟寡妇不知好歹遭屠成肉猪

 却说王宏发的老婆韩小翠把被肢解后的那个中年妇女的半块躯体砍成小块放
  进大铁锅里炖煮,这锅里炖煮女人肉那浓郁的香味随风四处飘散,这诱人的肉香味却引来了前面村子里一个名叫苟静芬的四十多岁的寡妇,这个名叫苟静芬的寡妇在她三十六岁时死了丈夫,一直守寡至今。这个苟静芬模样生得一般,但她的身子却生得丰乳肥臀丰腴而肥白,加上这个苟静芬守寡多年寂寞难耐,尤其是这几年有没有什么收成,她全靠私下里跟一些男人厮混活命。这天,苟静芬在外面晃荡,忽然嗅到一阵阵诱人的肉香气味,很久没有吃过肉了的寡妇苟静芬便寻着这肉香朝着王宏发家走来了。

  苟静芬嗅到阵阵诱人肉香的气味是从王宏发家飘出来的,她便觉得奇怪,她寻思着:「这王宏发两口子穷得叮当响,哪来的肉吃?是不是做贼偷了哪家的猪肉在煮着吃?」苟静芬决定去王宏发家分享一碗来吃吃。

  当寡妇苟静芬走进王家院子后,见王宏发正在肢解女人肉块,她便大声叫道:「好啊!你们杀人了!还煮吃人肉!我要去告你们!」王宏发的老婆听到寡妇苟静芬的叫声,立即从厨房里走出来,她对寡妇苟静芬说到:「哎呦!是苟姐来了呀,快请坐!还没有吃饭吧,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顿便饭吧!」苟静芬说道:「你们杀人了!我可不敢跟你们一起吃人肉!」这时,王宏发走过来对寡妇苟静芬说道:「静芬呀,你瞎说些啥呀!我们哪里杀人了哇?」苟静芬指着地上大木盆里边的女人肉块说道:「你们没有杀人?那这木盆里边的人肉是哪里来的?你总不会说盆子里边装的是猪肉吧?!」王宏发说道:「我承认木盆里边装的不是猪肉,全部都是人肉,全是女人肉……」苟静芬打断王宏发的话问道:「你们没杀人?那这盆子里边的女人肉它总不会是从女人身上自己掉下来的吧?!我刚才走进院子时,还看见你把一条女人大腿砍成了两节,你还不承认?!」王宏发继续说道:「静芬!你听我说嘛!这盆子里边装的它的确是女人肉!可人不是我们杀的!是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暴雨,从上游冲下来的两个女人,我把她们打捞上来后,她们都已经刚刚咽气了。所以,我们并没有杀死她们!知道了吗?!」寡妇苟静芬又说道:「既然她们已经死了,你该把她们埋了哇、为啥子要吃她们的肉呢?!」王宏发回答道:「我的静芬呀!你又不是不晓得,这山上的野菜都被大伙吃光了,树皮也快没得吃的了。她们这母女俩虽然被淹死了,但她们身上的肉却还是新鲜的,她们母女身上的肉又没有腐烂,弄去埋了还不如拿来吃掉, 也可以救活着的人的一条命,这等于她们母女在积德嘛!」听到这里,寡妇苟静芬好像有点开窍了。王宏发接着又说:「她们母女虽然被洪水淹死了,但她们母女身上的肉却还是那么的新鲜肥美,这么肥美的肉,你不弄来救人,却把它埋到地下让它烂掉,你这不是浪费食物嘛?!我的静芬呀,浪费食物是要遭雷劈的哟!」
  苟静芬回道:「就你有道理!不过你说的也的确是那么回事,我都两三天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了,这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咕的乱叫了,我是闻着你这里的肉香气味过来的,原本也是想来讨块肉吃的……」寡妇苟静芬话刚到这里,王宏发的老婆韩小翠拉着苟静芬的手说道:「苟姐呀,这年头填饱肚子活命要紧,你就莫管它是啥子肉了,有肉你就吃,把肚子吃饱了比啥都强。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说完,韩小翠就拉着寡妇苟静芬进厨房去了。

  这王宏发在院子里把女人肉块全部装进地上的大木盆里,正在准备打扫院子里边的血迹,韩小翠站在厨房门口喊道:「王哥,快进来吃饭吧。」于是,王宏发丢下手中的活计进厨房去了。

  王宏发进到厨房后,只见厨房的饭桌上摆了三大碗煮得滚瓜烂熟散发着奇异肉香的炖肉,寡妇苟静芬同韩小翠已经坐在饭桌跟前大口大口的吃着炖熟的肉块。
  王宏发走到饭桌跟前坐下后,用筷子夹起一块肉便送进嘴里吃了起来,待他把这块炖得滚瓜烂熟的女人肉咽下肚后,便对苟静芬说道:「我的静芬呀,你多吃些啊,不要客气,肉管够!」这苟静芬心里寻思道:这王宏发今天好几次把我称作「我的静芬」,让人心里感到很是爽快,若能让他娶我进家成为他的二老婆那该多好呀!于是她便说道:「王哥,我一开始本打算要去告发你们吃人肉,但你一口一个」我的静芬「,让人不忍心去告发你们,要不,从今天起,你就把我当作你的二老婆吧!」韩小翠一听这话,心中大为不快,正要发作,被王宏发一个手势给制止了,只听得王宏发说道:「那太好了!现在我就跟你拜堂成亲!」只见韩小翠「嗖」的一下站起来出门去了。王宏发立即对苟静芬道:「静芬,你不要客气,尽管吃,我去劝她一下,说完就追出门去了。

  王宏发追出厨房外面后,见老婆韩小翠站在院子外面哭泣。他走到老婆韩小翠跟前说道:「小翠,你不要哭嘛,你听我给你解释……」「不听!要不你把我宰了吃肉吧!你好把苟寡妇娶进门!可以了吧?!」韩小翠愤愤地这样说道。王宏发对老婆韩小翠说:「小翠!你听我说嘛!这个苟寡妇是个嚼舌根的,她的话我知道是靠不住的!我怎么可能真的娶她进门呢?我是要稳住她,不然,让她把我们告发了,那我们两口子就要吃剐刑的,你知道吗?」韩小翠问道:「那你打算咋办?」王宏发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一个割喉的比划,然后,对韩小翠小声耳语道:「先稳住她,然后,宰了她吃肉!」韩小翠听丈夫这么一说,感觉得很是出气十分解恨,便对丈夫王宏发说道:「那你打算啥时候宰杀她?」王宏发道:「等一回马上动手,不能让她走出我们这个院子!你等会看我的眼色见机行事!」说完,王宏发拍着老婆韩小翠的肩膀说道:「走吧,回屋继续吃肉,吃饱了好宰猪!」于是,韩小翠便跟着丈夫王宏发进到厨房去了。

  王宏发夫妻二人坐下后,妻子韩小翠从自己碗里给寡妇苟静芬夹了一大块肉,对苟静芬说道:「苟姐,对不起!我刚才太小气了,我现在愿意你进我们这个家,你就给王哥作个二房吧?」苟静芬笑道:「你真的愿意我进你的家门吗?你就不怕我鼓动王哥把你宰了吃肉吗?」韩小翠强压着怒火笑嘻嘻对寡妇苟静芬说道:「吃就吃嘛,丈夫想吃妻子身子上的肉,做妻子的理当呈献这身肉给丈夫吃,苟姐,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说完,韩小翠去把厨房里仅有的一小坛酒捧出来,拿了三个碗,往碗里盛满了酒后端到饭桌上,对苟静芬说道:「苟姐,为欢迎你进我们这个家来成为王哥的二房,我们把这碗就干了!」这苟静芬以为她自己真的马上就是王宏发的二老婆了,高兴得忘乎所以,竟将一碗酒一股脑儿全喝下肚去了。很快,寡妇苟静芬突然瘫软下去倒在了饭桌下面。原来,韩小翠在倒酒时已经往要给苟静芬的那个酒碗里放了蒙汗药。王宏发这时发话了:「小翠,我们又该忙乎了,马上开始宰猪吧!」说完,王宏发起身出找绳子去了。

  待王宏发拿着一条长长的粗麻绳进到厨房里来后,只见寡妇苟静芬已被扒光上下衣裤,一丝不挂赤条条的躺在厨房的地上。原来,韩小翠已经用刀把瘫软在地上的苟静芬的衣裤割成条撕下来扔了在一边,这个苟静芬那丰腴肥白的身子赤裸裸的横躺在厨房里。王宏发割下来一段麻绳先将苟静芬的双手反绑在背后,然后,再用一条粗麻绳把苟静芬那双白嫩性感的肉脚从脚猓处捆绑起来。王宏发对老婆韩小翠说道:「来,帮个忙,把这头肥婆娘抬到外面去倒吊起来宰杀。」待韩小翠同王宏发一起把被捆住手脚丰腴肥白的寡妇苟静芬抬到院子里,正在把她往那个粗横杆上倒吊时,这个苟静芬突然醒过来了,她已经明白了王宏发两口子要干什么了,她惊呼道:「你们要干啥子!你们又要杀人了?!」韩小翠迅速跑进厨房去拿了一块抹布出来,她将抹布使劲塞进苟静芬 的嘴里,苟静芬便只能「呜呜呜」的嚎叫了,但声音却小了很多。

 王宏发两口子很快就把寡妇苟静芬赤条条的一丝不挂裸体倒吊在了院子里边
  的那根粗横杆上,这时,被裸体倒吊着的苟静芬仍然在不停地挣扎与「呜呜呜」

  的呻吟。王宏发右手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杀猪刀对苟静芬说道:「你这头不知好歹的婆娘,自己送上门来受死,本来就没有打算要杀你!你却竟敢要挟人!那就怪不得我们了,只好宰了你灭口!你这身肉倒还不错!膘肥肉厚肥美得很,吃起来肯定肉嫩味美好吃的很!」被裸体倒吊在横杆上的寡妇苟静芬清楚的知道她自己的下场,即将同猪一样要被人割喉放血宰杀吃肉,她不想死,她不愿意象肥猪一样被人宰杀吃肉。故而她不停晃动着她那肥白的身子不停「呜呜呜」的嚎叫,企图指望王宏发手下留情放她一马,但是,她错了!只见王宏发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上一提,她那白嫩的脖子就正好对准地上的那个用来接血的木桶。

  王宏发右手用那把寒光闪闪的杀猪刀迅速地捅进苟静芬那雪白细嫩的脖子,在王宏发将杀猪刀从苟静芬那白嫩的脖子里抽出来的一瞬间,鲜血如泉涌般地喷了出来。大股大股的鲜血淌进地上的那个木盆里边,很快血就接了小半桶。苟静芬那被裸体倒吊着的肥白的身子剧烈地晃动着剧烈地扭摆着,渐渐的,苟静芬的挣扎迟缓下来了。王宏发见苟静芬这肥白的身子已经平静下来了,便用杀猪刀割下苟静芬的头颅,砍下她的双臂,接着便对她开膛剖肚扒净内脏。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原始战役】【完】 下一篇:【美肉母女人形】【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