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男同][警事]

[男同][警事]



  警事



虽然是初春天气,却已经分明感觉到了热。山野中到处都是迫不及待的绿色,
村子里的人三五成群,端着饭碗,聚集在谁家的门口,一边吃饭一边话着家常。
然后随着暮色四合,又都纷纷散去,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早早的回家休息了。

在村子的最东头,有一幢两层的小楼,这在这个偏僻的山村里显的与众不同。
好在这家人花了一大笔钱买下这块地,又承诺说要在农忙完后出钱给村里盖一所
学校,大家也就不去探问什么了。

“啊……啊啊……”小楼的窗户上蒙着厚厚的窗帘,甚至看不见屋子里的光
亮,只能隐约听见断续的几声男人的喘息和呻吟。

“啊……啊啊……”丁鹏痛苦的呻吟着。身上的警服凌乱不堪,裤子被褪下
来,那个叫做刘海潮的人从身后抱住他的身体,正疯狂的用阴茎捣着他的肛门。
他无法反抗,因为双手带着手铐,而自己的阴茎更在吴戈双手的套弄中兴奋的颤
抖着,这一切让他感到沉重的耻辱。“啊——!”丁鹏因为刘海潮更有力的抽插
而惨叫着。

“叫的太大声了!警察先生。”漆黑冰冷的手枪顶在了丁鹏的头上,丁鹏倒
抽了口凉气,只得忍着疼不叫出声来。

“如果这里的事情被外面的人知道了,比较麻烦的应该是你吧。”刘海潮一
边挺直身体在丁鹏的体内射出精液,一边冷酷的说。“落入被自己追捕的抢匪手
中被强奸的场面,你一定不希望被同事或者朋友看见吧。”

吴戈手里的枪顶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脸来,丁鹏痛苦的闭上眼睛。吴
戈忽的凑近前来,将吻印在丁鹏颤抖的嘴唇上。

“嗯……呜呜……”丁鹏根本无法逃避这一切。吴戈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里
徘徊,自己的身体迎合着,兴奋着,丁鹏不敢相信这会是自己。

被人囚禁、被人玩弄,命运在偶然之间就这样改变了。



“我是西区警局的杨家俊。”那个警察也就二十来岁年纪,长的颇为清秀,
要不是身上穿着警服,还真看不出他是个警察。此时,他掩身在一辆汽车的后面,
手里拿着步话机,语气急促的说。“目前有两名抢匪正潜伏在花园路银行里,其
中一人手中似乎持有霰弹枪。”他一边说,一边关注的看着他的同伴:一身警服
的丁鹏正双手握枪监视着银行里的动静。

丁鹏比同伴看上去健壮许多,更象一头随时准备冲击目标的野兽。“不管了,
强行突破吧!”他有些不耐烦这样僵持下去。

“你说什么?不行,千万别莽撞。”杨家俊忙阻止自己的伙伴,他望着面前
这个浑身都散发着使不完的冲劲的警察,忍不住道:“对了,你知道吗?今天是
我和你遇见一周年的纪念日。”

“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在想这些。”丁鹏没好气的说。这个搭档什么都好,
就是老记挂着这些琐碎的事情。“已经僵持了快两个小时了,既不知道是否有人
质,也没有见对方提出什么要求。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说着话,丁鹏又要
冲进银行里去。

“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我想和你的关系更进一步。”杨家俊从汽车后面跑
了过来,拉住丁鹏道。我想和你单独庆祝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要对你~ “

丁鹏还没有弄明白杨家俊话的意思,突然听见“砰!”的一声枪响,杨家俊
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丁鹏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顾一切的扑到杨家俊的
跟前。“家俊,你怎么样?”他一边检视着同伴的伤口一边道:“你忍一忍,我
去叫救护车。”

幸好没有伤中要害,子弹擦过杨家俊的左肩,大片的鲜血很快把警服殷红了。
“这帮可恶的匪徒!”丁鹏骂了一句,杨家俊急忙道:“不要啊!”可是丁鹏已
经举枪冲到银行门口,玻璃门打开了,丁鹏双手握着枪,戒备着里面的环境,愤
怒的叫着:“有种的就给我滚出来!”

里面一片寂静。“你们再不出来,我就要进去了。”丁鹏一边审视着身周,
一边向里走去。

“呦!有个警察进来了。”藏身在柜台后面的刘海潮向外望着,对藏在过道
另一边的吴戈道。

“一个人吗?长的怎么样?”帅气的吴戈探头去看。

刘海潮连忙警告他:“他过来了!”可是已经晚了,丁鹏已经走到了吴戈的
身后,大喝一声:“不许动!”他用枪指着蹲在那里的吴戈道:“是你打伤我的
同伴吗?”

“哦,快救救我,我受伤了。”此时的吴戈急忙捂着小腹弯下身去。“我不
是抢匪。”

啊?丁鹏吃了一惊,原来银行里还有客人!他急忙走过去,扶起地上的吴戈。
“你……你没事吧。伤到哪里?”

吴戈慢慢的抬起头来,不禁被眼前英俊的警察所迷惑,他忍不住伸手扶住丁
鹏健壮的胳膊,答应着道:“哦,我没事。”

“抢匪呢?”因为同伴受伤而愤怒着的丁鹏显然没有意识到对方说话的口气,
而焦急的询问着。“你看见长什么样子了吗?”

“啊……他马上就要过来了。”吴戈看到悄悄走到丁鹏身后的刘海潮举起了
装钱的皮箱。

“什么?”丁鹏没弄清楚对方话的意思,而此时,他忽然看到吴戈的眼睛里
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他心里暗叫“不好!”欲待起身,可是双臂被吴戈牢牢的
抓住,他正要摔开对方,后脑挨了刘海潮重重的一击,丁鹏一声闷哼,倒在了地
上。

“你也太乱来了。”刘海潮瞪了吴戈一眼。“节骨眼上还在打量帅哥。”

“抱歉。实在是忍不住啊。”吴戈还在望着地上昏迷了的丁鹏。

“是不错。”刘海潮踢了踢脚下不省人事的丁鹏道。“这个警察应该可以派
上用场的。”

偏僻山村的小楼里,丁鹏慢慢的苏醒过来。只觉得头痛的厉害,他忍不住呻
吟了一声,想要起身,才发觉手上带着手铐,丁鹏心里一惊,抬头一看,只见一
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醒啦?”刘海潮叼着烟笑眯眯的看着丁鹏。“托你的福,我们才能轻松
的逃出来。”

一边的吴戈也笑着道:“你对我真是关心的很,多谢你啦!”

丁鹏想起来了,在银行里,自己被人偷袭。原来自己变成抢匪的人质了,他
拼力的挣扎着,才发现两只脚上也带着手铐,不管他如何挣动,手脚上的刑具都
紧紧的箍住他的四肢。他有些懊悔自己因为家俊受伤,而一时冲动才会卤莽行事,
又因为对方长相的单纯而轻信了吴戈。

被手铐锁住手脚的警察丁鹏因为自己的处境而愤怒着,并苦苦的思索着脱身
的方法。



“自己一个人陷入沉思是不好的,还有,你彷徨愤怒的样子很酷啊!”吴戈
走到警察丁鹏的身边,手扒着他的肩膀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这副摸样让我很
兴奋呀!”

丁鹏甩开吴戈抚摸自己脸颊的手,怒喝道:“滚开!”

吴戈闪开丁鹏的攻击,笑着道:“啊哈!很有个性的样子。”

“吴戈,你被拒绝了。”一边吸烟的刘海潮笑嘻嘻的道。他逼近丁鹏,用手
捏着丁鹏的下巴,抬起他的脸来,“那你觉得我怎么样?”他不怀好意的道。

丁鹏的手脚被手铐锁着,怒视着刘海潮。刘海潮深吸了一口烟,猛的把嘴覆
盖在丁鹏的嘴唇上。“呜……呜呜!”丁鹏被这突来的动作弄的措手不及,对方
的舌头探入自己的口腔,搅动允吸着,口水唾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呜咳……”
一股香烟的烟雾被刘海潮吐进他的嘴里,他克制不住的呛咳着,奋力推开刘海潮,
丁鹏气喘吁吁的道:“咳!你干什么?”

刘海潮不以为意的道:“把烟圈吐在你的口中啊。”

丁鹏意识到了某种自己没有预料到的危险正在向自己逼近,被强迫吸入肺中
的香烟烟雾使他不停的咳嗽着。

“喂!你到底要咳到什么时候?”刘海潮用枪指着丁鹏,不耐烦的道。“从
现在开始,你要服侍我。如果你敢抗拒,我就把你的尸体送到警局去。”冰冷的
枪管顶在了丁鹏的额头上,“而且,我还会在你的屁眼里插上东西。”刘海潮继
续说道。“哈哈~~也许你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他的心直往下沉,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搭档杨家俊。一直以
来,他都朦胧感觉到自己这个工作和生活中最好的朋友对自己的那份关心和爱护,
但是他拒绝承认,更拒绝接受。而如今,面对着这个陌生的男人,他开始怀想起
与家俊一起的种种。

刘海潮坐在他身前的地板上,解开裤链,然后将丁鹏拖到自己的两腿之间,
揪着丁鹏的头发把他按在自己的阴茎跟前。

“呼!”没有反抗的余地,刘海潮的阴茎捅进丁鹏的嘴里。“嗯……”丁鹏
笨拙的允吸着那散发着骚臭的肉棍。对不起!他心里默默的对家俊说。可是为什
么要说“对不起”呢?他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

吴戈按住被强迫为刘海潮口交的丁鹏的身体,将他的警裤褪到了小腿上,
“真不愧是个警察。”他抚摸着丁鹏浑圆结实的屁股赞叹着。“身体锻炼的真好!”

“我觉得好舒服啊。”刘海潮向吴戈炫耀着。“看不出他的舌头也这么强劲
有力,底下一定更厉害吧。”

吴戈用手套弄着丁鹏的阳具,笑着道:“哈哈……表面上是个认真的警察,
私底下也是喜欢这种淫乱的吧。”

丁鹏忍受着羞辱,握着刘海潮坚硬的阳具在嘴里抽送着。他呼吸着男人下体
特有的气味,脑海中却总是想起杨家俊熟悉的身影,记得有一次在家俊的家里过
夜,家俊也曾象吴戈那样抚摸过自己,不过此时的情形却大不相同,当时,自己
可以在享受着快感的同时默不做声,而此刻自己却是一个人质俘虏,被抢匪蹂躏
戏弄。

“哈哈~~他的前面居然反应很强烈呢!”吴戈看见丁鹏的阴茎坚硬的挺立起
来。“不知道后面有没有感觉啊?”说着话,他把手指插进丁鹏的肛门。

“啊……!”丁鹏疼的大叫着。

“哈哈~ 前面都湿了啊!”刘海潮翻起丁鹏的身体,打量着丁鹏坚挺的阳具。
“这可不好啊!你可是要为我服务的,不能自己享受啊。”他拨弄着丁鹏坚硬的
下体,取出一根细皮绳子将丁鹏的阴茎从根部捆扎起来。

“住手!你要干什么?”丁鹏挣扎着道。猛的肛门处一阵剧痛,丁鹏疼的浑
身颤抖,惨叫着。“啊……!”

“谁叫你停下来的?”吴戈把手枪塞进丁鹏的肛门,使劲朝里推进。“如果
你再乱动,我就开枪了!”

“住手!不……不要……啊啊……”丁鹏终于忍不住哀求着。

刘海潮得意的道:“如果不想吃子弹的话,就乖乖的为主人服务吧。”

“呜……”丁鹏忍着下体的折磨,再一次将刘海潮的阴茎含进嘴里。“呜…
…嗯呜呜……”

吴戈用枪管在丁鹏的身体里抽送着。“我这样子帮你助兴,有没有让你更舒
服啊?”他笑着问道。

“小心点。”刘海潮对吴戈说。“可不要让他因为太兴奋而弄疼我。”

吴戈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的表情,然而沉浸在兴奋中的刘海潮没有留意到,
接着说:“他是我的玩具,要弄坏也要由我下手。”



“啊……啊……”带着手铐的双手被吊在房梁上,丁鹏不得不掂着脚尖尽力
维持着身体的重心。刘海潮从身后将丁鹏拦腰抱住,将自己的阴茎顶在丁鹏的肛
门上,扭动屁股塞了进去。“哇啊!”丁鹏忍不住痛苦的叫着。

“真是太棒了,小警察。”刘海潮抬高丁鹏的屁股,以便插入的更深。“你
绷的好紧哪!”他的阴茎开始在丁鹏的体内做活塞运动。

丁鹏在被侵犯的同时,自己的阴茎却在皮绳的束缚中更加坚硬起来。他因为
自己的这种反应而感到羞辱,他努力的想克制欲望的侵袭,但是吴戈一把握住了
丁鹏已经完全勃起的阴茎,“啊?”丁鹏抗拒的摆动着身体。

“警察哥哥的这里看起来很好吃啊。”吴戈嘻嘻的笑着,用手指抚弄着丁鹏
阴茎头上分泌出的黏液。“我很想尝尝看哩。”说着,他低下头去,用舌尖开始
逗弄丁鹏的阴茎。

丁鹏感到一阵酥麻的快感,他本能的抗拒着道:“啊……不要……快停下!”

“为什么不要?”吴戈的舌头上还沾连着亮晶晶的黏液。“看!你的老二在
召唤着我的品尝呢!”

“啊……啊!”阳具被吴戈完全含进口中,熟练的允吸着。丁鹏手脚上带着
手铐,掂着脚尖吊在空中,被两个抢匪前后夹击,不可自制的走向高潮。

身后的刘海潮感觉到了丁鹏的亢奋,也更用力的撞击着他的身体。“我也要
射了!”他更用力的抽插着。

“呜啊!”丁鹏的被刺激的直到颠峰,痛苦和快感交织着,使他在那一刻甚
至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和遭遇。“啊啊……”在两个男人和精液的包围中,他
的意志抗拒着,而他的身体却屈服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每天等待着丁鹏的都是无休止的侮辱和蹂躏,
身上的警服凌乱着,沾满了精液和污渍。警局会采取什么行动呢?这里又是什么
地方呢?没有人帮丁鹏解答这些问题。他只有一天一天这样捱下去,寻找着逃走
的机会。而在两个男人的抚摸中,他更多的想到的却是杨家俊。他的伤要不要紧,
此时的他,有没有想起我呢?

站在窗边的吴戈看见刘海潮在穿外套,问道:“刘哥,你要上哪里?”

“啊,想出去办点事情。”刘海潮随口道。“两三个小时就回来,你看好这
个家伙,别忘了要多留意四周的动静。”

“知道了。”吴戈嘴里答应着,心里却越发的对刘海潮不满。这个任性的家
伙,中是一个人任意做决定,居然这样直接给我下起命令来了。这次抢到的钱也
一样,到现在还全部放在他的身上。要没有我……他按捺着心里的怒气。不过,
至少还有这个意外的收获。想到这,他看了一眼被用手铐锁在墙角的丁鹏。

“喂!”走到门口的刘海潮回身道。“话先说到前头,不准动他!他是我的
玩具!”

门关上了,吴戈站在那里,嘴角露出一丝恶毒的笑容。不准动他?他慢慢的
转向丁鹏。“起初见到你的人可是我呀。”他伸手将丁鹏揽进怀里。“换句话说,
第一个发现你的人是我呀。”他不禁想起那天在银行中他和丁鹏初遇的场面,丁
鹏投向他歉意而关注的目光。“也许,那就是人家所说的缘分吧。”他微笑着道。

“缘分只是一个瞬间吧。”丁鹏看见刚才的情形,察觉到了些什么。

“我绝不把你交给别人。”吴戈捧住丁鹏的脸,无限爱怜地道。“因为你只
属于我!”

“呜……!”还想说话的丁鹏被吴戈按在地上,深深地吻着。

这个时候,被囚禁在深山里头的警察丁鹏,决定为了自由开始自己的复仇计
划……

上一篇:活剐周芷若 下一篇:[恋物][我家隔壁的乘务员阿姨]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