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从游戏到现实
从游戏到现实


  我和她是在打网络游戏游戏的时候认识的。

  那时候80级是满级,我在游戏里没认识什么人,一个人在苦逼地做任务升级。

  在打一个精英怪的时候刚好遇到她,就组上一起做任务。过了一会,她下线了,我也没退队,一个人孤单地做着任务。大概一个小时后,她上线了,跟我抱怨网络不好。然后我们就聊开了,她是大四学生,而我是刚好大二。在我有意试探下知道了她是江苏镇江的。我说我是苏州的,真是有缘。

  我们互相加了好友,然后各奔东西,平时见她在线也会打个招呼。满级之后渐渐觉得没事干,她就约我去刷副本。我说不会打,她就甩下一串数字,叫我上YY,进了YY频道,我听到一个很清脆的女声,「喂……能听到吗?」。我开麦说可以,她就跟我讲了下副本的打法,然后我们就都不说话了,默默刷着本。
  她的声音很好听,不软也不糙,怎么形容呢,是种很清脆的御姐音。听到她的声音,我的脑海就会浮现一个美丽大方的御姐形象。

  有她的帮助,我很快熟练了刷本技巧,我们就固定在一起每天做日常,但不是同一个公会。我是新手,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对游戏里的很多东西都很迷糊,不过只要有人教,也是一点就通。

  为了不让她看不起自己,我下线后就泡在论坛,研究怎么输出,怎么赚钱,怎么指挥。她也是个新手,只不过满级后有朋友带她副本,所以一开始比我懂一些。

  接触得久了,我发现她其实有些迷糊。譬如她刷到一个高级材料,问我能卖多少钱,我说4,5百金吧。

  她哦了一声,转手就卖杂货商了。为此我总是骂她,「败家女。」

  说她,「笨。」指责她玩这么久了还如此小白(当然是用开玩笑的语气)有一天我又说她笨,她突然回我一句,「你是不是喜欢每天都说我啊!」。

  我在心里回答,「是啊,因为我想被你多注意一点。」

  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上YY,到她的小房间等她。等到她也上了YY,我们在一个小房间,彼此却不说话,只是在游戏里打字聊天。

  我们游戏里总是组在一起,YY里总是组在一起,慢慢的也被她工会其他人看出来了。她公会里的人总是开我们俩玩笑,说我是她小情人。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我也就选择沉默,其实我内心是很想承认的,就怕惹她不高兴。

  她QQ并不经常在,所以有时候我不能上游戏,想让她帮我做日常,却总是不能及时被她知道,借此我无耻地要到了她的手机号。但她只会回我关于游戏的短信,如果是说其他的,往往得不到回音,我也就只在游戏上有事才给她发短信啊。

  后来她介绍她的闺蜜阿桑也来玩这个游戏,让我帮忙带升级。我自然悉心教导,把我所知道的都教给了阿桑。阿桑和我很聊得来,但是却不肯对我透露她的任何信息,只告诉我她们在上海外国语读书。她的名字地址,却不透露分毫。我也不敢不去问她,害怕我是一厢情愿,唐突了她。

  她很热衷于打本,而我则喜欢休闲,于是就有了分歧。每次看她的位置,不是在这个副本就是在那个副本。我也很想陪她打团队副本,但是显卡太差,一开打就卡。而且她往往在晚上89喊我去打团本,但学校11点就断网,根本打不完,于是我一直拒绝她的邀请。

  就这样,我们两的关系渐渐平淡了。我很痛苦,找阿桑倾诉,阿桑说只有在一起玩再会有共同语言,让我多陪她打副本。我下狠心花了1000多块换了张显卡,然后兴冲冲地去找她,让她下次打本时叫上我,她只是「哦」了一声。或许是已经习惯不叫我了吧,第二天她并没有叫我一起去打本,我很难过。阿桑劝我不要喜欢她,因为她就算在学校也是一个女神,很漂亮,但对别人都是冷冷淡淡的。

  整天打游戏也能学习很好,甚至也不用怎么学习,因为她已经被保研了。
  或许像我这样逃课打游戏的只跟她在游戏有缘吧,想在显示发展,根本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何况现在在游戏里的关系都很平淡。

  我大三刚开学时,她AFK了一段时间,回归后重新练了个号。但我们彼此都没有什么联系了。

  突然有一天,阿桑心急火燎地告诉我,她删号了,大家怎么劝都劝不住。我也恨着急,发短信给她,叫她不要删号。打电话给她,她也不接。或许她根本没把我当朋友吧,我自嘲地想。

  她终究没有删掉啊,过了七八天,我看她在喊世界卖号。我就买下了她的新号,她YY发信息给我,个我讲如何交易。此时我猛然发现,我和她的YY聊天记录只有区区3页。上面无非都是很早以前她问我某某材料怎么卖,他又忘了帮我做日常之类。

  我们是支付宝交易的,由此我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很好听,叫羽曦。交易完成之后,也并没有说其他的,我们又各自沉默了。

  那几天一直看她在世界喊卖大号啊,过了几天就没刷了,不知道是不是卖掉了。

  我也就死心了,专心发展自己的工会。买下她的号只是想留个纪念,密码什么的都没改,期待她某天上线。

  一周后我去做日常的时候碰巧又看到了她,她已经退出了原来的工会。我邀请她入会,犹豫许久,终是点了同意。我很开心,我知道她没卖掉,马上就给了她副会长。

  之后的发展就像回到了从前,我们依然每天做日常,每天聊天,YY聊天记录每天都会刷好几页。我天天挂在她的YY频道等她,她一进YY频道就自己上麦,然后在YY发信息告诉我她来了,我就马上送花给她,她就回发过来一个爱心的表情。

  以前几乎不打团本的我,每周都和她一起下副本,甚至学习指挥团本,自己做了团长。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给她。阿桑总是取笑她团长夫人,会长夫人,她并没有否认。

  有时候我试探着喊她老婆,她也并不反对,但当我问她要照片,她却一直不同意。

  我就一直老婆老婆喊着,甚至有时候开点黄色小玩笑。比如她说要去洗澡,我就发一句,「老婆,为了节约用水,我们一起去吧!」

  她总是回个,「鄙视!」。

  更多的时候,我发短信调戏她,她都不回我。也不会主动发短信给我,一直若即若离。

  大三寒假,我开老爸的车去镇江,抱着一丝侥幸,约她出来玩,说要给她新年礼物,没想到她真的同意出来了。我们约好在商业街的一家肯德基见面,我很兴奋,立刻去超市买了个一人高的毛绒熊(阿桑曾告诉我她很喜欢毛绒熊)以及一些零食,然后去附近的如家开了个房。

  等她给我发短信说快到的时候,我走到外面,在凛冽寒风中等她。过了6,7分钟,我看到一个穿着粉红色羽绒服的长发年轻女子走了过来。在肯德基门口站定,转头看着我。我不确定地喊了声,「羽曦?」

  她向我走了过来,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白痴!站这里不冷吗?」

  我搓了搓冻红的双手,笑着说:「为了表现对老婆大人的诚意啊,我无怨无悔!」

  「先进去暖和一下吧!」她抿嘴笑了笑。

  我们点了两份热饮,2只鸡腿,2个鸡块。我拿着热饮看着她吃鸡腿,正如阿桑所说,她的确很漂亮。瓜子脸,五官都很精致,长发披肩。她抿着嘴,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很斯文,看得我想笑。

  发现我在看着她,她抬起头,白了我一眼,「白痴,有什么好看的!」
  「因为你好看,所以才看你啊!」我无耻地说。

  她不知如何反驳,低下头,继续吃着鸡腿。

  吃完后,我们聊了一会游戏上的事,然后让她带着我去逛商场。走在到街上的时候,我偷偷地去抓她的手。

  她瞪了我一眼,「把你的爪子拿开!」

  「老婆大人有令,不敢不从!」我嬉皮笑脸地回答,但还是牢牢地抓着她的手。她的手很软,柔弱无骨,也很凉,我抓地更紧了。她挣脱了两下没挣脱掉,也就由我了。

  逛了会商场,我们什么都没买,她又带我去吃小吃。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这时五点多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等我们吃饱喝足,已是7点左右。

  「我该回去了。」她说。

  「礼物还没给你呢!」我绞尽脑汁想让她留下来。

  「在哪呀,一直没看到呢?」

  「呃,在宾馆,我带你去拿吧,就在附近。」我「循循善诱」。

  「……好吧。」她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

  进了房间,看到床上那个一人高的毛绒熊,她抱了起来,狠狠亲了一口。
  「喜欢么?」

  「嗯。」

  「那我有什么奖励没?」

  「你要什么奖励啊?」

  「至少也要跟它一样吧!」我指了指她怀里的毛绒熊。

  「想得美!」她白了我一眼。

  「好吧。」

  我耸了耸肩,「歇会吧,刚才吃了一堆东西,又走了很久的路。」

  「嗯。」她放下熊,坐在床上,打开了电视。

  房间里开了空调,很热,我们都脱了羽绒服。她穿着一件褐色紧身毛衣,很好地衬托出了那一对山峰以及纤细的腰肢。

  我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拉了起来。

  「其实我还有一份礼物要给你。」

  「什么啊,刚才不是给了吗?」

  「那只是2分之一。」我抓着她的右手放在左胸,吸了口气,准备表白。她却绕过我的身体,盯着电视。

  「喂,严肃点。」我反手摸向身后的电视,关掉了电源。

  「哦……」她应了一身,低头看着左手上的手机。

  我从她手里夺过手机,扔到床上,她仍低着头。

  我抓着她的右手,紧紧贴在左胸。

  「能感觉到吗?」我的声音有些颤抖。「什么啊。」她抬起头,一脸疑惑。
  「心跳啊!」我咬牙切齿。

  她哧地笑了一声,「你衣服穿得太厚了!」

  我无语,狠狠看了她一眼,侧头向她嘴唇移动。她忽然低下头,让我计划落空。

  我松开她的手,突然抱着她的头,硬是抬了起来,然后狠狠地将自己的嘴唇印在她的嘴唇上。她的双手狠狠地掐着我的腰,我也不甘示弱,舌头撬开她紧闭的牙齿伸了进去,在她嘴里翻天覆地搅动着。她唔了一声,双手环了上来。
  我一只手揽着她纤柔的腰,另一只手不安分地在她背后游走,感受着她光滑的背部,以及背后胸罩带子的突起。我吸允着她的舌头,右手揽着她的细腰贴近我的身体,左手不怀好意地移到了前边,在她柔软的腹部转了几圈,猛然出击,握住了她右侧乳峰。被我击中要害,她猛然一窒。被胸罩隔着的感觉很不好,我的手又往下移动,从她毛衣的下摆探了进去。她连忙按住我的魔爪,然而我已经贴着她光滑的小腹向上游走,穿过胸罩的阻碍,捏住了那一团柔软。

  她身子一震,用力咬了一下我的舌头,便仿佛听天由命一般,不再挣扎,任我放肆。被她那么咬了一口,痛得我放开了她的樱唇。

  「谋杀亲夫啊!」我使劲捏了捏她的乳头。

  「呀!」她轻轻叫了一声,把头埋在我的胸前。胸部也紧紧贴着我,想限制我魔爪的行动。

  「手感更好了。」我调戏她。

  她把我抱得紧紧地,羞得不敢回应我。我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在她背后摸索着解开了胸罩的扣子,这下终于没有胸罩的束缚了。我低下头,噙住她鲜红的嘴唇,品尝着。双手在她胸前作怪,把那对柔软的乳峰捏成各种形状。
  吻了一会,感觉时机成熟,我意犹未尽地抽出右手,伸进了她的牛仔裤,直捣黄龙,入手间尽是一片滑腻。我抽出手,放开了她,学着很多色文中描写的那样,把带有她淫水的右手伸到她面前,「你看我手里的是什么?」

  她羞不可抑地咬了咬嘴唇,红着脸,跺脚道:「流氓!」

  在她迷离的目光下,我把带有她淫水的手指伸进嘴里吸允。

  准备脱她衣服的时候,她挣脱了我的怀抱,丢下一句,我去洗澡,便匆匆跑进浴室,碰地一声关上门。

  我坏笑着去敲门:「老婆,开开门啊,为了节约用水,我们一起洗吧!」任我怎么喊,她还是没开门。

  不一会,浴室想起了哗哗的水声,透过浴室的玻璃门,我只能隐约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姿。我就坐在床上看着她。十几分钟后,她裹着浴袍,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浴袍恰到好处地裹着她柔软的娇躯,衣襟的缝隙处,一抹微耸的雪白肌肤若隐若现。

  看着盯着她发呆的我,她脸红得犹如刚开放的灿烂桃花,把手里的毛巾扔到了我的脸上,娇嗔道:「还不快去洗!」

  「遵旨!」

  以极快的速度洗完,推开门走出浴室,我指了指大床,微微一笑,「我能有这个荣幸睡这里吗?」

  她抱着毛绒熊,使劲甩了一个枕头过来,「你今天睡地上啊!我要陪着它睡啊。」

  说完还亲了亲怀里的熊。

  「你要给我戴绿帽子吗?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张牙舞爪扑了上去!

  「啊!」她尖叫一声,奋力躲避着我的袭击。我一把夺过她怀里的熊,扔到了椅子上,把她压在了身下。

  「看你还往哪跑!」我得意洋洋。

  「大爷饶命……」她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我俯身吻她,她很配合地抱着我,张开了嘴唇,任由我侵占她的舌头。我的手隔着浴袍抚摸着她的身子,她也在我后背乱摸。

  我的阴茎硬的不行,浴袍却太宽松没有着力感。我一把扯掉了自己的浴袍,然后她也顺从地让我褪下了她的浴袍。抓着她的浴袍随手一扔,我像一只饿狼见到猎物一样扑到了她的身上,两个滚烫的肉体紧紧贴在了一起。我咬着她晶莹的耳垂,感受着她胸部滑腻的柔软,以及两粒坚挺,下身狠狠地顶在她平滑的腹部摩擦着。

  她闭着眼晴,无意识地呻吟着。我在她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我要吻遍你全身。」

  「不要……嗯……」她无力地抗议着。

  我弓起身,含着她的乳房,温柔地舔舐着,不时吸允几下,然后轻轻咬了咬她鲜红挺立的乳头,向下移动。我的手也没有闲着,左手揉捏着白嫩的乳房,右手顺着她光滑的小腹伸向那片神秘的禁地。

  「嗯……嗯……嗯……」她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按住了在她下身作怪的魔爪。我的手掌覆盖在那片黑色的森林上,伸出中指,摩擦着她的阴唇,以及那粒凸起的小豆豆。她那里很湿了,手指上都是滑腻的淫液,轻轻一按,就能陷进她的阴唇里。我双管齐下,手指摩擦的她的阴唇,舌尖在她可爱的肚脐眼旁边画着圈圈。

  「嗯……痒……」她夹紧大腿,然后又分开,双脚不住纠缠着,淫水源源不断地流出,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舌尖继续往下,「不要……」她按住了我的头,「那里脏……」

  「很漂亮呢……」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捏住她挺翘的臀部,把头埋在她腿间的三角地带。舌尖轻轻扫过她的阴唇,她浑身一颤,「啊……嗯……」大腿抬起,用力夹紧了我的头。我继续舔着她的阴唇,味道咸咸的,我用舌尖戳了戳她的凸起的阴蒂,她好像触电一样,浑身一震。

  「不要……好麻……太酸了……不要……」她带着哭音喊着。

  我起身,分开细长白皙的双腿,粗大火热的阳具抵在她的阴道口,上下摩擦着。

  「那这个要不要?」我喘着粗气问她。

  「嗯……进,进来吧……」她颤抖着回答。

  佳人相邀,自然不敢不从。

  我握着滚烫的阳具在她阴唇上摩擦着,沾着爱液啊,她也挺起翘臀,调整角度,准备迎合我的进入。我不再迟疑,用力一挺,深深插了进去!

  「啊……太深了……」她叫了起来。好烫!进入的一瞬间,我就感到被一团火热紧紧地包裹住了,终于得到她了!

  我把她压在身下,耻骨相抵,感受着这一刻的水乳交融。

  我探手抓着她两个挺立的乳房揉动,下身泡在那团火热里没有动。

  过了一会,她睁开眼睛,幽怨地看着我,好像在说,「你怎么不动?」
  看我没反应,她咬了咬嘴唇,终是抵挡不住性爱的诱惑,挺起臀部,套着我的大肉棒蠕动着,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啊啊……嗯……好舒服……嗯……好深……」

  「嘶……」太舒服了,她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包裹着我的阳具,不时蠕动着,就像有无数只小手在抚摸。我也忍不住了,抓着她的双腿,一寸一寸抽出肉棒,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然后猛地一送,在她的惊呼声中用力抽插起来。肉棒撑开她娇嫩的阴道,抽插间尽是滋滋滋的水声,她也,「啊……啊……啊……」地呻吟着。没抽几下,肉棒进出间就带出了丝丝白浆,原来她这么骚。

  她满脸潮红,双手无力地抓着床单,「啊……嗯……不要这么重……我受不了……慢一点号吗?啊……好深……」她蹙眉。

  我也担心会太快射精,就放缓了抽插的速度,慢慢抽出来,再慢慢送进去。
  如此来回三下,再狠狠来一下。

  「老婆,舒服吗?」

  「嗯……」

  她一脸满足与陶醉,「舒,舒服……啊……你呢,你舒服吗?啊……」
  「我也好舒服,你里面夹得我好紧……好热……」

  「啊……」

  我每顶一次,她都配合着喊一声,「你的也好烫啊啊……啊……好粗……好涨……」

  我抽出肉棒,把她翻了个身,拍了拍她的翘臀,「把屁股翘起来!」她很听话地抬起臀部,等待我的插入。她饱满的臀部形成了一个迷人的形状,我咽了咽口水,分开她的翘臀,一杆长枪长驱直入!

  「啊……太深了……轻一点……」她似乎有些愉悦,又有些不耐地喊叫着。
  我双手扶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身,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房间里充斥着噗滋噗滋噗滋的水声和我的小腹与她臀部相撞的啪啪啪啪声,还有她那带着哭腔的叫床声,「啊……不要……不要这么用力……太重了……太粗了……啊……太酸了……我受不了……」她的头埋在被子里,双手四处乱抓,终于让她抓到一个枕头,紧紧地抱在怀里,像是无法承受这份舒爽。因为抽插太快,我的肉棒突然从她阴道滑了出来。她,「嗯……」了一声,探身在我身上摸索着,然后抓着我的肉棒往她阴道口送,有美人效劳,我自然毫不客气,滋的一声地插了进去。

  后入式让我有着无与伦比的征服快感,龟头又酥又麻,十分舒服。我停了下来,抓起她的双手,把她拉了起来,同时臀部用力一沉,啪啪啪啪声又响起。
  「啊……好舒服……好深……你要干死我了……」她浪叫着,还很配合地耸动臀部,迎合我的抽插。

  「我可以射在里面吗?」我气喘吁吁。

  「今天是安全期……啊……」她娇喘着,「你要射了吗?」

  「早着呢!」

  我握住她丰满的乳房,继续狠狠肏干着她,每次撞到她的翘臀,都会被弹一下,那滋味太美了。又插了数百下,我有些累了,就拔出肉棒,转身躺下,示意她坐上来。她跨在我身上,扶着我的肉棒,身体缓缓往下沉。接触到她的阴道口时,她停了一下,一点一点往下做。我突然用力一挺,肏了进去!

  「啊……」我们都舒服得喊了出来。她双手支在我的胸膛,缓缓抬起臀部,又慢慢坐下,一上一下套弄起来。我双手揉着那对嫩乳,偶尔会出其不意突然往上顶,她会,「啊……」地惊叫,然后一脸舒媚,显然是舒服极了。

  套弄了几十下,她显然是累了,伏在了我身上,娇喘吁吁,媚眼如丝,「你怎么会这么厉害……啊……弄得我好舒服。」

  我用了拍了一下她浑圆的臀部,「喊老公!」

  然后抱紧了她,臀部不停耸动,她就在我耳边喊着,「啊啊……老公你好厉害……插得我好舒服……」还不时用胸部蹭着我的胸膛。我被她弄得麻麻的,就猛然坐了起来,抱着她上下抛动。她显然受不了这种刺激,嘴里惊呼。「老公,饶了我吧……啊……太舒服了……太麻了……」

  她的阴户越来越热,身子也越来越软,我知道她快不行了啊,就把她放了下来,让她趴在床上,继续用后入式干她。她很听话的翘起了臀部,当我插入的时候,她发出来一声快乐而又满足的呻吟,还前后摆动着身体,找寻更大的快感。她那又滑又有弹性的肉壁紧紧吸着我的肉棒,我毫不客气地大力抽插起来。噗滋噗滋,水声不断,肉棒一进一出之间,总有淫水飞溅出来。

  她无力地喊着,「啊啊……饶了我吧……我要来了……太用力了……受不了了……啊……」伴随着她一声高亢的呻吟,整个人瘫软在了床上。我感到她的阴道变得滚烫,比刚才更紧了,还有一股热流冲出来,暖暖的。我抱住她的臀部,狠狠抽了几下,龟头一麻,快感瞬间淹没了我的大脑,一股股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好舒服。

  在她阴道里泡了一会,我拔出了半软不硬的肉棒,轻轻分开她的阴唇,浊白的精液缓缓流了出来。看着这幕淫靡的景象,我的肉棒又硬了起来。我拿纸巾擦了擦湿漉漉的阴茎,她一直瘫软在床上回味高潮的余韵,我就拿了毛巾仔细清理了她的下身,然后抱着她钻进被窝。

  她慵懒地伏在我身上,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因为我的粗长硬又顶着她的小腹了。

  「不要勾引我。」我不怀好意地说。

  「色狼,你还不满足啊!」她目光迷离。

  我没说话,转身把她压在身下,在她的指引下再次进入了那个湿滑滚烫的地方。

  「喜欢吗?」

  「嗯……」

  「嗯?」

  「喜……喜欢……啊……」

  「我们在做什么?」

  「嗯……做爱……」

  我抱着她,和她激烈亲吻着,下身轻轻抽插着,让她感受我的温柔。我们一边做爱,一边说着情话,再次把她送上高潮后,我也射了进去。抱着她去浴室清理了一下身体,我们就睡了。

  年轻人总是精力充沛,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们又做了一次。做完爱,她赖在床上,我去给她买了粥和大饼,吃完抱着她躺在床上,感受那一刻的温馨。似乎是体力消耗太大,她整天都慵懒无力,下午我送她回家,下车的时候,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跑着毛绒熊羞涩地逃走。

  我呵呵一笑,驱车回了家。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7788yoke 金币 +2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